怀崽后我成了豪门万人迷  作者:慕丛歌
    黎昕当没看到门外那人,低着头从他旁边经过。

    而黎甄显然也没有要管他的意思,只站在原地,望着后面跟来的顾海。

    一见自家白月光,顾海的眼神便像钉子似的定在黎甄身上,怎么也动不了,更没功夫去管已经离开的黎昕。

    黎昕乐得自在。

    人渣自然只能跟人渣的脑电波接上,他这种正常人,还是早点离开比较好。

    奈何他归心似箭,身体却是万般不允。经过昨天晚上那场意外后,黎昕每走一步,都觉得自己浑身快要散架。

    想起来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他忍不住心里吐槽,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被人上了还是被牲畜上了,怎么就这么不客气。

    顾宅的位置是在一处郊外,这周围相当大的一块地都是顾家的宅子。

    私宅不允许任何外来车辆入内,黎昕如果想离开,要么回去找顾海送他,要么就自己拖着这残破身躯走出顾家,打一辆车。

    回去是不可能回去了,黎昕琢磨着,自己也只能拼了老命用两条腿走。

    他左手扶腰,右手甩着狗尾巴草,顶着头顶上火辣辣的太阳,歪歪扭扭走了将近半个小时。原主身体本来就弱,再加上昨天晚上那好一通折腾...

    四十分钟过去了,顾家的大门仍然遥遥无望。

    黎昕抹了把汗,停在原地试图喘匀呼吸,感觉人生充满绝望。

    正两眼一抹黑,不知道该怎么办时,黎昕眼角余光一扫,正巧瞥见右手边的大路上走过一个男人。男人动作优雅拉开车门,显然是要驱车离开的样子。

    也顾不得别的,黎昕当即走过去,敲了敲车窗。

    车窗是单向玻璃,他并不能看见里面,只能感觉到从车内投来一道漠然冰冷的视线。这种感觉在车窗被摇下后变得更加清晰。

    某牲畜坐在车内看他,面无表情。

    昨天在酒吧是因为光线昏暗,在宅子里是因为醉酒后意识不清,如今光线也有了,意识也清晰,黎昕还是头次把这男人的模样看的如此清楚。

    看起来像是混血儿,眼瞳是如同深潭般漆黑不见底的颜色,眉眼轮廓却颇深,顺着高挺鼻梁笔直而下,便是两瓣死死抿成一条线的薄唇。

    也不知道是刻意还是无意,男人扫他一眼,目光阴鹜。

    黎昕原本想要卖个惨,卖惨的表情都准备好了,

    结果就被这种眼神盯了一眼。

    黎昕瞬间感觉浑身发凉,没忍住打了个哆嗦。

    行吧,他怂了。

    怂到恨不得缩成鹌鹑的小青年哆哆嗦嗦:“你,你好,我叫黎昕。”

    闻言,顾燃眉尖稍挑,眼里多了几分别的意味。

    “黎少爷。”他淡漠开口,惜字如金,“找我是因为昨晚的事?”

    “不是。”听他提起昨晚,黎昕整个人都变得紧绷起来,“我知道,昨晚你被下药,我也是喝醉了。这事不怪你也不怪我。”

    “我不用你负责。”他一本正经,“当然,我也不会负责。”

    “哦?”顾燃下巴微收,嘴角上扬笑意,“这样吗?”

    虽然是笑,但笑的疏离淡漠,掺着各种让人琢磨不透的情绪。

    这个笑容并没有让瑟瑟发抖的小青年感觉到距离感被拉近,反而更加心惊胆跳。

    顾燃问:“还有别的事吗?”

    黎昕:“...没了没了。”不敢说话。

    求生欲使他放弃求助。

    黎昕扶着腰,费劲转过身,琢磨着自己要不还是打个电话问一下经纪人,虽然不清楚他能不能顺利进顾宅。

    这一分心,加上腰不舒服,他脚下一扭,没留神来了个平地摔。

    摔时他下意识护住头,膝盖却和地面亲密接触,裤子布料同地面摩擦被撕扯,发出嘶啦一声,露出的皮肉被地上的沙砾划伤,血肉模糊了一片。

    “嘶...”黎昕翻过身,想要抱着膝盖坐在地上,却没留神自己的屁股。还疼痛难忍的屁股又被灼热地面烫的酸爽,忍不住低低咒骂了句,“我靠!”

    也不知道是原主的身子弱,还是他伤的太重。

    黎昕一屁股摔在地上后,被烫的龇牙咧嘴,想要坐起来时,却又发现自己浑上下没有一处使得上劲儿。

    他坐在地上,眼角余光扫见那辆白色奥特莱斯的车门被打开,男人迈着长腿从车上走下,双手插在西装兜里,皱着眉向他扫来一眼。

    尴了个大尬。

    黎昕瞬间脑子短路,憋红了脸坐在地上,看哪里都觉得不合适。

    男人走到他面前蹲下,目光在他身上扫视一圈,最后落上他受了伤的膝盖。青年皮肤偏白,又细嫩,沙砾和鲜血混杂着沾染在伤口上,显得格外刺目。

    顾燃心里莫名一扎,觉得很不舒服。

    他不是爱管闲事的性格,照常讲,在青年说清他和自己并无关系后,自己应该就不会再管有关青年的任何事情。

    可当看到青年摔倒,咬牙挣扎了半晌也站不起来时,他莫名其妙心软了。

    青年伤的的确很重,地面上的沙砾太多,轻而易举把细细嫩嫩的皮肤划得不成样子。顾燃冷着脸,蹲在原地一动不动盯了那道伤口半晌。

    黎昕大气不敢出,甚至浑身发软。

    见男人半天不出声,他张了张嘴,刚准备说话。

    却又见男人突然伸出手,一只胳膊绕过他身后,自然揽住他的腰,另外只手扶住他的腿,将他打横抱起。

    黎昕:“???”一脸惊恐。

    顾燃沉默着把他抱上车,绑好安全带,又自己坐上驾驶位,拧开钥匙启动车辆,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脸上自始至终都没什么表情。

    黎昕快被憋坏了,他脸上烫的厉害,纠结了半晌该说什么。

    “我知道你家。”顾燃开口,“我叫顾燃,顾海的表哥。”

    黎昕:“......”

    除了这句之外,顾燃在路上没再跟他多说一句话。

    半个小时后,车开进了黎家的宅子。

    顾燃转着方向盘,把车停到安全位置,他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

    正准备下车时,却突然被身边那人拉住衣袖。

    “不,不用了。我自己走就好,你不用抱我。”黎昕也不敢看男人的眼睛。

    没办法,一看他就怂,说不出话来。

    车停的位置离家门也不远,顶多也就一百步的距离。

    黎昕直接下了车,临走之前还回过身,笑眯眯冲车内那人摆了摆手。

    金灿灿的夕阳余晖洒在青年侧颜上,像是他原本就精致漂亮的五官临摹了一遍,他笑的时候眼睛弯起,清澈眼瞳里漾着温柔水光。

    顾燃看他一眼,脑子里瞬间闪过的却是昨晚在房间里的一系列画面。

    青年被他压在墙上,按在床上,缱绻旖旎时略带委屈的软声哽咽...

    他垂下眸,掩去微暗眸色,不自觉抿紧唇,没说话。

    黎昕也没在意,一歪一扭企鹅似的走到了家门口,将要抬手按门铃时,回头看了眼自己身后。

    发现原本停在路上的白色奥斯莱斯已经开离。

    他松了口气,这才按下门铃。

    回来的还挺是时候,黎父黎母都不在家,来开门的是家里阿姨。

    宋姨看见是他,眼里瞬间盈满泪,“你可回来了。”她看宝贝似的把黎昕上上下下看个遍。当看到青年膝盖上的伤时,猛地倒嘶了口凉气,心疼到不行,“这是怎么了?”说着便焦急去拿医箱,嘴里还止不住问:“没事儿吧?”

    黎昕笑了笑,“没事。”

    “还笑!”宋姨没好气瞪他,“一晚上不回来,老爷夫人都急坏了!等他们回来,还指不定会怎么收拾你呢!”

    宋姨是这家里唯一肯真心疼爱原主的人。

    她膝下无子,又格外喜欢乖巧温顺的黎昕,于是总喜欢袒护原主。也正因为如此,宋姨经常被黎甄的白莲花生母用尽各种理由为难,最后黎母以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为理由,分文不给,辞退了她。

    被辞退后,宋姨仍旧时常联系原主,还喜欢给原主送些他喜欢的小点心。

    直到一朝和原主断了联系。宋姨担心数年,却在某一日突然得知,自己最疼爱的小少爷早被送进了精神病院,还因为精神失常跳楼自尽。

    她郁郁寡欢,终究没能挺过多久。

    “没事,宋姨,他们不会怎样我。”黎昕忍不住柔下眸光,拉着宋姨坐上沙发,“我昨晚是去做正事了,不要紧的。”

    一说正事,就又想起昨晚的不堪回首,黎昕咳了两声,抬手摸了摸自己发烫耳垂。

    原本还想再陪宋姨一会儿,黎昕刚要说话,便被兜里传来的手机铃声打断,他摸出手机,瞥了眼来电显示。

    是经纪人打来的。

    他划通电话,“哥?”

    “小昕,我这边收到通知,你拿到了男二?”电话那边的男声颇为急切,语气里满是不可置信,“活见鬼啊!你怎么拿到的?!”

    黎昕没说话,扬起眉,轻轻笑了声。

    “啊,我知道了,你攀上了顾总。”电话那边笑的若有深意,“顾总对你真好啊...正好那部剧的男主是你哥,他还可以指导你一下。”

    “一会儿我过去找你,我们去公司看下剧本。”

    黎昕没怎么听他说话,一直在翻网上有关自己的黑料。

    听到经纪人说男主是黎甄时,他才停下动作,把手机拿近了些,

    “还不知道是谁指导谁呢。”黎昕语气轻挑,话里还带着几分漫不经心,“你现在就过去,我也马上到。我还挺想看看男主的剧本是什么样子。”

 

怀崽后我成了豪门万人迷: 3.事后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