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重生的媳妇不好追  作者:风白羽
    下手的那些人都很有分寸,徐长宁受的只是皮外伤,虽没有伤筋动骨可也很疼。林若雪细心地在他受伤的手臂上涂上药膏,动作十分轻柔,生怕弄疼了他。

    他的手臂上全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又红又肿已经看不出原来的肤色,有几处地方还破了皮,林若雪看着都觉得很疼。她没有听到过他呼痛,见他一副淡定的模样,忍不住问道:“疼吗?”

    “不疼。”

    都伤成这样了居然还说不疼,林若雪只当他是嘴硬,上完药之后将他自己撸起来的衣袖放了下来,柔声道:“还有哪里受伤了,让我瞧瞧。”

    徐长宁一直看着林若雪帮他上药,被她那专心致志的模样、一脸疼惜的表情吸引,内心一片感动,仿佛觉得受伤的是别人自己完全不觉得疼,等她一收手痛感忽然就回来了。

    被套了麻袋遭到一群人围殴,他只顾得上护住头脸,身上哪哪都疼到处都是伤,只是其他部位不好意思让她帮忙,于是说道:“其他地方伤得不重还是我自己来吧,谢谢师叔。”

    “不用客气,你自己赶紧上药吧莫要延误治疗免得伤势加重,我先出去了。”林若雪说完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他的房间,走时还不忘帮他关上了房门。

    目送林若雪离开直到她的身影在眼前消失,徐长宁不禁对拆散他们的师祖有了一丝抱怨,倘若婚约没有取消他们这会儿应该是夫妻了,上个药而已有啥不好意思的。

    当然也只是抱怨了一句,更多的则是感叹天意弄人。

    药膏放在他床头,一伸手就能够得着,他身上虽痛可也忍受的住,并没有乖乖听话给自己上药而是葛优瘫,有些地方他自己够不着上起药来很不方便干脆就不动弹了。

    懒成这样也是没谁了。

    玄天宗掌门兼剑峰峰主的儿子被人给打了,这消息传播得很快,而得到消息来探望徐长宁的人却并不多。

    林若雪是第一个来的,之后是他的两个师兄。

    因为他这一回是在剑峰受的伤,不像上次那样是在丹峰被人打得头破血流昏迷不醒,所以并没有惊动丹峰峰主。

    当徐青羽从唐素云那里讨来上好的伤药来看望徐长宁的时候,徐长宁的床头已经摆了三种伤药,分别是林若雪、聂高旻、江褚三个人给的。

    看到床头的三种伤药,徐青羽默默地将手中的第四种也放到了床头,说道:“这伤药是你母亲给你的,等你伤好了不要忘了去谢谢她。”

    “好的。”徐长宁扯住了他爹的衣袖,可怜兮兮地说道:“爹,有些地方我够不着,你帮我上药好不好。”伤他的那些人是师叔师伯的徒弟,他担心他爹不会替他做主,决定卖惨。

    儿子向他撒娇,破天荒头一回啊,徐青羽原本是想质问这回又是因为什么受的伤,硬生生改成了,“你伤到哪了,让爹看看。”

    “到处都是伤。”在徐青羽惊诧的目光中,徐长宁把衣服全脱了就剩下一条裤衩,然后像条咸鱼一样躺平。

    徐青羽看到儿子满身的伤痕那是怒火中烧,这到底是谁干的!他都没下过这么狠的手,让别人给打成了这个样子。

    查看了一下儿子的伤势,他发现只有双手手臂上的伤已经上过了药,其他地方都还没有上过药,拿了放在床头的伤药就开始忙活,因为手下没个轻重,把徐长宁疼得嗷嗷叫。

    “好痛,爹你轻点啊。”这是上药呢还是上刑,徐长宁此刻无比思念林若雪的轻柔,十分后悔拒绝了两个师兄要帮他上药的好意。

    看到儿子的反应,徐青羽这才知道自己下手重了,于是放轻了一点动作,温和地说:“告诉爹,是谁伤的你?”若不是看到这满身的伤,他语气绝不会这么温和,谁让儿子有前科呢。

    徐长宁将他的猜测说了出来。

    对于徐长宁的猜测,徐青羽并不相信,“无缘无故的他们怎么会打你,会不会是你之前祸害的那个姑娘找人报复你,告诉爹她是谁?”

    徐长宁立刻否认:“不可能会是她。”徐青羽不知道他却是知道的,林若雪对原主爱的很深,一直对原主很好,直到死前都是爱着原主的。

    这个世界并没有鬼魂所以不存在借尸还魂,也不存在夺舍和附身。这具身体确确实实是原主的,就连原主的亲爹都没怀疑过他不是原主,林若雪更不可能怀疑。

    好比在现代社会,即便发现自己的亲人朋友性格大变,也不会怀疑是被人穿了或者重生了这种只存在小说里的情节,真要是这么怀疑了怕不是个傻的。

    故而以林若雪对原主爱慕的程度来看根本做不出来伤害他的事,再说了那晚又不是原主的错,林若雪对他这么好,怎么可能会是她。

    徐长宁道:“我之前并不是凭空猜测。我从未离开过宗门,不可能在外面与人结怨,若是父亲的仇人不可能只是揍一顿这么简单。

    我平日里忙着修炼连剑峰都很少下,和其他峰的弟子也是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就算是我得罪了他们而不自知,那么多人潜入剑峰闹出的动静肯定不小,住在附近的师兄弟们怎么可能一点都没有察觉。

    所以只可能是剑峰的人干的,一个人或许猜不出是谁,可是一群人,那根本就不用猜了,只是不明白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徐长宁说的有理有据让徐青羽不得不信,他虽倾向于是那姑娘找人报复,可见到儿子这么维护她也就排除了这种可能。

    为了避免这种事再次发生,他说道:“这事我会查个水落石出,真是他们干的我决不轻饶。等你伤好的差不多了就搬上来和我一起住吧。”

    “谢谢爹。”徐长宁不禁露出了个笑容。他是真的开心,林若雪是师祖的徒弟所以是住在半山腰的,他搬上去了也就离她更近了。

    上完药,徐青羽见儿子穿个衣服都很艰难的样子便帮他搭了把手,不由想到伤成这个样子确实不能去参加明天的比试,内心的遗憾少了点。

    刀剑无眼,为了弟子的生命安全考虑,本就有伤在身的按道理来说是不能参加武比的,在比试中受伤严重的也不能继续再比下去。

    宗门大比是这样,剑峰的比试又是这样,每回都是在比试之前受了伤,他儿子的这运气也实在是太背了点。

    他叹了口气说道:“有件事我要告诉你,明天剑峰的弟子间有个比试,只要是这一届的剑峰弟子,不论是内门弟子还是外门弟子都可以参加,赢得头名的弟子可以获得去剑池选剑的资格。

    你把伤养好是最重要的,明天的比试就不要去参加了。”若不是这个消息他还没有公开,他都要怀疑那些人打他儿子的目的是为了这个。

    徐青羽是没有把这个消息公开,可是晏清早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林若雪。

    剑池里的剑都是由九幽玄铁铸造而成,每把都是神兵利器,能用剑池里的剑炼制成本命法器是再好不过。

    徐长宁听到他爹这么说仿佛看到了流光剑在向他挥手告别,急忙说道:“这点小伤不碍事,明天我可以去参加比试的。”

    徐青羽将徐长宁挂在墙上的佩剑取了下来丢给他,说道:“可以去参加比试?你先起来把我教你的剑法练一遍让我看看再说。”

    他这样说原本是想让徐长宁无话可说乖乖养伤的,没想到徐长宁真的照做了。

    为了流光剑,徐长宁忍着疼来到了庭院中,将拜师以来徐青羽教过的所有剑招都练了一遍,动作流畅没有出现任何纰漏。

    他确实是可以去参加比试的,以他的实力便是夺冠也不在话下。可是因为剧烈的运动导致伤口开裂,洁白的衣衫上出现了星星点点的血迹。

    徐青羽见状摇了摇头,说道:“莫要逞强。”

    徐长宁:“……”身上的疼痛都白忍了,有种被耍了的感觉。

    离开了徐长宁的住处,徐青羽来到了半山腰的练武场找伤他儿子的那群人算账。

    那些人原本是不承认的,还以为自己做的十分隐蔽不可能被发现,结果见徐青羽说的十分笃定,一副胸有成竹掌握了十足证据的样子,做贼心虚的他们也就承认了。

    法不责众,他们不是峰主的弟子,各有各的师父护着。峰主因为自己儿子被打想要从重惩罚他们的话,也得掂量下能不能承受得住众多师兄弟给他施加的压力。

    再说了他们下手很有分寸并没有给人造成什么不可逆转的伤害,就算被发现了顶多只是被口头教育一下了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来请他们帮忙的那名符峰弟子十分神秘,没有人看清他的样貌,身高体型也不出众不能当做特征,只凭这点信息根本就寻不到人。

    说出来没人会信。

    他们并没有老老实实地全部交待,只道徐长宁没有参加宗门大比而进入内门让人不服,小小教训了一下。

    峰主的子女是内定的内门弟子这是宗门一直以来就有的规定,只是近万年以来,峰主的子女不超过十个,享受到这条规定好处的就只有徐长宁一人。

    让徐青羽更加气愤的是,参与这件事的主要是上一届、上上届还留在剑峰的内门弟子,人数多达几十人,还真是群体作案有恃无恐。

    恶意打伤同门情节恶劣,徐青羽罚他们去思过峰思过五年,其中有三个是这一届的内门弟子,直接被取消了参加剑峰比试的资格。

    万万没想到系列!

    如果只是受了点伤,养个十天半月也就好了,峰主没有理由给他们下这么重的惩罚。可是因为受伤不能去参加剑峰的比试这就有点严重了,早知道会造成这个后果他们当初就不会动手。

    可惜谁都没有预知的能力。

    徐长宁知道他爹重罚了伤他的那些人之后并没有感觉到有多高兴,剑峰的比试和宗门大比不同,一旦错过就失去了进入剑池的机会。

    流光剑是原主在剑池中获得的,混的比原主还差让他有点接受不能,直到第二天一早林若雪来看望他的时候,他的情绪依然很低落。

    这一切林若雪都看在眼里。

    午后休息时分,来看望他的聂高旻和江褚则没有留意到他的情绪,自顾自的讲述上午比试的情况,下午就要轮到他们了有些担忧。

    聂高旻想到刚入剑峰时和徐长宁的那场比试,遗憾道:“可惜这次你又因为受了伤而不能参加比试,不然的话第一名非你莫属,也就不用担心最后夺冠的那人不是咱们师父的徒弟。”

    听到这话更心塞了有木有,徐长宁还得宽慰他,说道:“两位师兄大可不必这么忧虑,在宗门大比上你们分别是武比第二和第三,这次剑峰比试的第一名只会在你二人当中选。”

    江褚惊讶道:“你忘了林师叔吗?她也是这一届进入剑峰的弟子,并且在宗门大比上是武比第一,这次剑峰比试的第一名很可能也会是她。”

    徐长宁比他更加惊讶,说道:“她也报名了?”她这不是自找麻烦吗?如果去剑池选了剑肯定是要将之炼化成本命法器的,而她早已经有了本命法器。

    “这么重要的比试她怎么可能不参加。”江褚觉得师弟的问题问得很奇怪。

    徐长宁回想起自己早上见到林若雪时忍不住向她倾诉了因为受伤而不能去参加比试的苦闷,她去报名比试不会是为了他吧。

    这一届参加剑峰比试的弟子共有一百三十八人,其中内门弟子有二十二人,内门弟子中峰主的弟子有两人。比试采用三局两胜的淘汰制,想要夺冠至少得连赢十六场。

    徐长宁没有参加比试,这一届夺冠的人毫无疑问是林若雪。

    “徐长宁因为受了伤没能来参加比试十分的遗憾,我想把进入剑池选剑的机会让给他。”林若雪的这句话惊呆了众人。

    进入剑池选剑的机会只有一次,这机会是她打赢了众多对手辛苦得来的,现在却说要将机会拱手让给别人,这是何等的深情厚谊。

    她的这个要求符合规定,没有拒绝的道理。晏清还是再问了一遍,“进入剑池选剑的机会只有一次,你确定要把这个机会让给徐长宁?”

    “我确定。”

    林若雪早就将一块板砖炼制成了本命法器,就是进入剑池选了剑,无法将它炼制成本命法器也就并没有什么用。

    身为一个剑修,本命法器却不是剑,这个秘密一旦曝光,晏清很可能会因此放弃她。

    不能让晏清失望,剑峰的比试她就一定要参加而且一定要获胜,有去剑池选剑的机会而不去。过了这一关,炼制本命法器的事就还能往后拖。

    上一世夺冠进入剑池的是徐长宁,她现在也是打不过的,败给徐长宁不如让给徐长宁,让众人皆知这个名额她是为徐长宁争取的。

    而且在上一世她进的是丹峰,小时候的失误并没有这么早暴露。所以此时此刻,大家都以为她对徐长宁那是好的没话说。

 

(修仙)重生的媳妇不好追: 6.比试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