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小侯爷番外之小包子! > 3.就是觉得我的莺莺很美。
    小池塘边摆了一桌桌瓜果,周围端着盘子的下人们来来往往,湖边青草越发翠绿,又是一年初夏到了。

    大约过了一刻钟,晏津嵘左手抱着小姑娘右手牵着池晚莺到了。

    池惟闻已与沈应凝坐在一桌上,桌旁还有个扶着桌勉强站立的小娃娃。

    “姐、姐夫。”池惟闻扬着笑叫他们。

    看见旁边站得摇摇晃晃学走路的小孩,池晚莺笑着揉揉他的头,小孩疑惑的仰起脑袋,看见池晚莺后咧嘴一笑,“姑姑。”

    “阿旭乖。”池晚莺一脸温柔道。

    晏津嵘将小姑娘放下来,任由小姑娘与阿旭玩去,夫妻俩走到空的一桌坐下。

    坐下后,晏津嵘率先给自家夫人倒了一杯茶,再倒了自己那份。

    “哥哥他们打了多久了。”池晚莺端起茶杯小抿一口,瞧了在对打的两人一眼,好奇的闻。

    “刚开始呢。”池惟闻喂了一颗草莓给小侄女吃,看见小侄女甜得眉眼弯弯的样子心情都变好了。

    池晚莺见怪不怪的点头。

    哥哥和顾姐姐喜欢切磋武艺这事已不是秘密,而且他们本就是如此相识的,再说,她哥哥每次都能把握好力度,好不容易娶回来的夫人,哥哥可舍不得顾姐姐受伤。

    两个快速移动的身影快速重合又分开,衣角相叠,发梢相触,红裳与墨裳相映,刀剑闪过白光,衬得那两人眉目都带上了锋芒。

    像是刀剑江湖里侠女与少侠的相遇。

    见她看着那双人出神,晏津嵘皱了皱眉,在桌下握了握她的手,将她的意识唤回到他身上。

    “夫君,还记得我们初识么?那时候我还以为你是哪方无拘的游侠。”

    晏津嵘轻笑,“那时一不小心翻错了墙,却没想到是翻进了未来夫人的院子,早知当时不该如此快的离开。”

    “你还想留多久啊,当时要不是萧儿不在我身旁,你可能就被抓起来了。”

    轻点了点她鼻尖,“你夫君哪有这么容易被抓,我可是很厉害的。”

    池晚莺白他一眼,看着对打的哥嫂,狡黠的对他说:“甚少看你舞剑,不如与哥哥打上一回如何?”

    晏津嵘看看打得如此凶的两人,若他与池惟尧对上,他相信顾清如是不会有一丝犹豫的与池惟尧来打自己,如此好打斗的两人他还是不要惹罢了。

    至于还在偷笑的姑娘...

    晏津嵘嘴角挑着一抹笑,将她拉起来,“看着莺莺如此羡慕的样子,不如为夫教你舞剑如何?”

    “不...不用...”池晚莺被他拥在怀里,被他塞过来一把不知何时弄来的剑,双手被他控制住。

    晏津嵘贴在她身后,呼吸打在她颈间,偏还一副认真教她舞剑的样子。

    “手要直。”

    “腰要挺。”

    “动作有力一些。”

    背后的人搂着她的腰,带着她舞下一个动作。

    忽的,池晚莺轻哼了一声,下意识侧头看他。

    男人的眸子里压抑着风云翻涌,对上她微楞的眼神轻笑了一声,吻了吻她的额头。

    池晚莺面色发红,注意力早已不在舞剑上,暗地里埋怨了他一番,这青天白日,这人怎如此不知羞。

    “小舅舅,爹爹娘亲在干什么?”晏时欢好奇的问池惟闻。

    池惟闻一眼看过去便是小侯爷在亲自家姐姐,没好气的用手遮住她的眼睛,“你爹娘在干坏事呢。”

    晏时欢小姑娘被捂着眼睛,心里有些奇怪,可是爹爹娘亲在家里也喜欢碰嘴嘴呀,这叫干坏事?

    小姑娘懵懵的被小舅舅带去吃东西。

    .

    毫不知情的两人还在舞剑,身后是池塘小亭,还有男男女女说话的声音。

    “夫君...”池晚莺试探的唤。

    过了片刻,晏津嵘松开她的手,“可是累了?”

    “有些。”池晚莺乖巧的点头。

    “那便过去吧。”晏津嵘牵着她的略微冰凉的手过去。

    温热的大掌包裹着冰凉的小手,晏津嵘感觉都她的手渐暖,这才舒展了眉头。

    她的身体已经调理得很好,可生下阿欢时还是吓到他了,幸好是有惊无险。

    想着想牵着池晚莺的手不自觉握紧。

    “莺莺。”

    “嗯?”池晚莺疑惑的侧头看他。

    耳后的一缕青丝被微风抚起,又被一双大手被挽了回去,缠绵又极尽温柔。

    男人挑着笑,眼里满是认真:“就是觉得我的莺莺怎么这么美。”

    池晚莺一怔,娇嗔的推了他一下。

    .

    初夏的日头微暖,洒在三对年轻人身上,竟带了丝丝的甜意。

 

小侯爷番外之小包子!: 3.就是觉得我的莺莺很美。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