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地府业务忙 > 5.005
地府业务忙  作者:莲下鱼
    一股奇异的香气从纸条上传来,她凑近嗅了嗅,饥饿许久的肚子在闻到这股味道以后更加饿了,仿佛打开了某种食欲。

    “轰——”

    一道惊雷炸响,闪电刺眼的白光通过落地玻璃窗在众人眼前炸开,一瞬间的失明后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江阿蛮怔了怔,把那张纸条捏成团丢在地上,侧耳倾听,周围寂静无声。

    “怎么没声了,你们在哪儿?”

    她站起来,撑着桌子慢慢往旁边摸索。鼻子抽了抽,朝着香味传来的方向挪动脚步。

    挪着挪着,有什么冰凉的东西碰到了放在桌面上的手背,滑滑的。江阿蛮僵硬片刻,身子有微微的颤.抖。那东西似乎感受到了她的颤.抖,渐渐爬上了她的手腕,指尖在腕间勾动,冰凉而黏腻。

    江阿蛮咽了咽口水,下一秒,反手一抓,捏在手里又摸又捏,口中津液止不住的分泌。

    那只手的主人没料到事情这么发展,下意识就要甩手,可江阿蛮却越抓越紧,腹中饥饿更甚。那只手的主人没想到的是,此刻江阿蛮感觉自己摸到的,并不是一只手,而是一只充满香味,刚刚烤好还滋啦冒油的烤乳鸽。

    下一秒,那只手生生被掰成两段,断手脱离身体,与江阿蛮的手接触后,立刻化为一团浅棕色棉花糖,迅速被江阿蛮塞进了嘴里,吧唧两下,一张小.嘴没多大,却整个的塞了进去,囫囵吞枣般的吞咽下去,饥饿到焦灼刺痛的胃部出现一股暖流,一点一点抚平疼痛。

    鬼手主人显然没经过这么大的阵仗,见江阿蛮还意犹未尽的准备把它的胳膊都给拽下来,吓得尖叫一声,迅速消失在原地。

    那刺耳到几乎能震破耳膜的尖叫声后,黑暗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他们再次看到了微弱的光线。

    不知道是经历了什么,原先楼下包括江阿蛮在内有十八人,现在只剩下了十七个,少了个叫做涂倩倩的女孩。剩余大部分人衣着凌乱,神情惊恐,少部分人满脸茫然,似乎不明白刚才那短短一会儿的时间都发生了什么。

    和涂倩倩关系要好的陈思彤躺在地上,脸上有类似被指甲狠狠划过的抓痕,见到闺蜜失踪,顾不上刺痛的脸颊,站起来在别墅内大喊:“倩倩!倩倩你在哪儿,快出来!”

    可是,没有一个人回应她。

    他们害怕极了,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可是现在外面还在下瓢泼大雨,想要再这种情况下在盘山公路上开车,不亚于老寿星上吊,嫌命太长。

    不能离开别墅,又不敢独自上楼,只能跟陈思彤一起找人,只是他们不敢分开,于是像一大朵乌云般,跑到这里,又跑到那里。

    从一楼到三楼,他们找遍了所有位置,都没有找到涂倩倩。

    而这种情况下,涂倩倩也不可能离开别墅,更何况她家家境条件一般,自己没买车,只能蹭别人的车来参加派对。

    客厅上巨大的时钟指向凌晨三点十分,大家又饿又累又害怕,神经绷紧,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吓得心脏狂跳。

    江阿蛮在这群人中间,鼻子抽了抽,自从吃过那美味后,江阿蛮开始对那味道特别敏.感。就像是从未嗅到过花香的人,嗅过之后便有了印象,且记忆犹新。

    这栋别墅到处都弥漫了这股味道,只是有些地方味道浓,有些地方味道淡。

    慢慢的,江阿蛮脱离了队伍,朝着味道浓的地方走去。

    那是一个小房间,不知道是放什么东西,门没有关进,只是合上,还留了一条一指宽的缝隙。

    缝隙里黑漆漆一片,香味就是从那个地方传来,且越靠近,味道越是浓郁。

    江阿蛮喉头滚动,上前两步。

    不知道是谁把别墅门开了,风哗啦啦从外面吹进来,吹得这扇门晃了晃,地上有什么东西从门后弹了出来,“嘟”、“嘟”、“嘟”、“嘟”……

    声音沉闷,并不清亮,听上去不像是篮球皮球,也并不清脆,不是弹珠。

    那东西在地上弹了几下,然后滚到了江阿蛮脚尖前两公分。

    仔细看去,那是一哥乳白色橡胶跳跳球,小孩子玩的那种,往地上一丢,能弹得老高。

    江阿蛮看看门后,门后依旧漆黑,可她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门后,通过那不小的缝隙偷偷窥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有人吗?”

    江阿蛮看看那个小玩具,不自觉的蹲下来,对着门后的小小身影放轻声音:“嘿,门后面是躲着个小家伙吗?”

    门后的黑影动了动,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出来。

    江阿蛮看向那个小玩具:“你是想要把这东西拿回去吗?”

    江阿蛮心想,大概是孩子太小,怕生。于是不等里面人回答,就伸手把那乳白色跳跳球捡了起来,捏在手里,正要往门后面丢去,却觉掌心黏糊糊的,低下头一看,掌心有一摊像是化掉了的棉花糖黏在掌心,香味再次传来,勾人食欲。

    江阿蛮下意识咽口水,然而,见到自己心愛的玩具变成这么一摊鬼东西,门后面的小家伙发出凄厉的尖叫声。

    小孩子的尖叫,比女人的尖叫声更叫人觉刺耳,不仅刺耳,还脑仁疼。

    江阿蛮虽奇怪刚刚还是玩具,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种东西,但听到孩子叫的跟虐待他/她似的,就颇觉尴尬,忙小声讨饶:“别叫了别叫了,我……我想办法赔你一个,赔你一个总行了吧。”

    闻言,尖叫声戛然而止,随着外面的电闪雷鸣,江阿蛮看到门后伸出一点锃光瓦亮的黑色小皮鞋鞋头,根据鞋头大小,只能断定,门后的小孩应该在三到六岁之间,而且还是个小绅士。

    小孩终于说话了,声音软糯:“我……我可喜欢跳跳球了,你真的……真的会赔我一个吗?”

    江阿蛮赶紧点头:“赔赔赔,别说一个,十个我都赔给你!”

    “真的吗?大姐姐,你真好,我只要两个就够了。”闪电停止,屋内再次陷入昏暗,只能模糊看到些许身影。小孩从门后探出脑袋,半歪着萌萌的说。

    “真的真的,只要你别再叫了,等明天天一亮,姐姐就赔给你!”

    “不用啦,姐姐现在就能给我。”

    说着,闪电再次灌入室内,门后,那露出来的半张脸上,是两个黑黢黢的窟窿。

    江阿蛮瞪大眼,惊呼出声,连连后退几步。

 

地府业务忙: 5.005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