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歪门邪理 > 2.第 2 章
歪门邪理  作者:八月三
    梁夜将佩珍送至弄堂口,双手插兜,靠在铁皮车上,没头没尾地问了句,“你爱我么?”

    “啊?”佩珍愣了。

    二爷俊俏又大方,人也彬彬有礼、温文尔雅,是不少女子爱慕的对象。自己一逃难来的穷苦丫头,人家不嫌弃,愿意明媒正娶,没有不知足的道理。可两人仅仅相识半个月,拢共才见过三回,说‘爱’那可真是骗鬼喽!

    “爱。”佩珍垂下眼睑,低声道。

    “我也爱你。”梁夜讲这话,脸不红不臊,婉转动听。身子却始终斜倚在车上,与她保持着五十厘米的社交距离。“进去吧,我在这儿看着你。”

    佩珍点点头,“那梁先生再见。”又与车内的廖新鹏知会了一声,“廖叔再见。”

    廖新鹏打开车门,欠身回礼。

    佩珍走进弄堂,梁夜就变了表情,苦大仇深地叹了口气。

    “咋?后悔了?”字面上听像在调侃,廖新鹏却是一本正经、一脸关切,“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给点钱就打发了,毕竟还没拜堂成亲。”

    “后悔是有一点,但不至于悔婚。”梁夜钻进车里,仰脖轻磕靠背,反思道:“喝酒误事!”

    半个月前,梁夜与花旗银行副行长、锦荣商贸总经办,在夜巴黎三楼卡台推牌九。手气好、心情好,各种牌子的洋酒喝了不老少。

    人是清醒的,但处于高度兴奋状态,随手管了个平时不会管的闲事。保护了一位遭客人咸猪手的女服务生,就是如今的未婚妻佩珍。

    佩珍无处可去,默默跟他回了石公馆。梁夜被廖新鹏搀进屋,沾了床便睡得不省人事。

    二爷没发话,廖新鹏也不知拿佩珍怎么办,将她请到前厅,吩咐下人端来糕点、热茶,好生招待。

    佩珍老家闹饥荒,她是逃难来的。从没受过这等礼遇,内心惶恐。屁股在红木椅上搭了个边儿,脊背僵直的坐了会儿。挽起袖口,拿出贴身手绢,擦拭起屋子。梁夜是她的恩人,佩珍尽心收拾,图个心安。

    这边石家老太太听说不开窍的干儿子,破天荒带了个年轻女子回来,兴奋不已,跛着小脚一路疾走而来。进了门,见姑娘正在干活,连连夸她贤惠。拉住佩珍的手,家里、外头问了个遍,得知她的身世,更加心疼。

    “你瞧我家老二怎样?”老太太向里努了努嘴,“模样没的说,看着机灵,其实木讷的很,二十四了也见他和哪家姑娘好过。”

    佩珍低下头,扣着桌边,不讲话。

    “别害羞。”老太太抚上佩珍的手背,慈爱道:“你若是同意,就点点头。”

    梁夜长得好,又有钱,性格怎样虽不了解,但冲着方才在夜巴黎肯为她做主,佩珍就觉得这人也差不了。矜持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头。

    石老太太喜出望外,起身去找梁夜,要立即定下来。

    梁夜有个毛病,起床气大,尤其是在睡得好好时,被人中途叫醒。可他又不能冲干妈发火,双手捂脸,对方说什么,都哼哈应下,稀里糊涂地定了终身。

    其实,按照梁夜的个性,若是不愿意,谁也强迫不了。

    前阵儿,他见石临的五丫头满院儿跑,粉粉嫩嫩的一个小人儿,奶声奶气地叫“二叔”,活了心思,也想要个。这浩大的工程单靠自己是没法完成的,梁夜需要一个合作伙伴。佩珍姿色尚可、懂得心疼人,求的无非是乱世中的依靠,他愿意给,也给得起。

    眼看婚期将近,梁夜却心口不一,焦虑了。

    汽车开进石公馆,本想回别院换件长衫,再去参加家宴。身上的西装三件套穿着是显精神,可也板人,时间久了喘不上气。

    老管家在主楼高台上蹲他,梁夜一下车,便‘祖宗长、祖宗短’不如分说把人拉到餐厅。

    离老远听到嘈杂的争吵声,梁夜扒开管家的手,“嘘——”

    踮脚溜到门口,探出半张脸,笑盈盈向里看。

    “二哥!”正对门,坐着个稚气未脱的寸头青年,抬眼间发现梁夜,拍了拍身边的空位,惊喜道:“几年不见,二哥越来越摩登了。快,挨着我坐。”

    老太太两个儿子,这儿是小的,本该排老二。但因半路杀出个梁夜,与石临拜了把子,石日就成了老三。

    十四岁那年赴美读书,一去就是三年。眼看还有一年毕业,不知怎的,说什么都不肯读了,非闹着要回来。石日是老太太的宝贝疙瘩,从小就事事依他,这件也不例外。而石临压根没指望弟弟能出人头地,只要他开心,怎样都无所谓。

    此刻大家齐聚一堂,就是给肄业归来的石日接风洗尘。

    梁夜脱下外套,抚平坎肩上的褶皱,调侃道:“老三现在了不得,留个洋回来,都会夸人了。我记得起先,问他谁谁谁长得怎样?他就只会拿我比,说有二哥一半好看,二哥三分之一好看,没二哥脚指头好看。哈哈哈……,但你要真问他二哥有多好看,他能傻眼半天,最后挤出两字‘好看’!”

    一段话,笑翻了半桌人。石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也咧嘴跟着笑。

    廖新鹏捧了两个牛皮纸包进来,递给梁夜,向老太太、老爷、太太们鞠躬,转身退了。

    “刘氏的桂花糕,我记得干妈最爱吃了。”梁夜将纸包转手交给老太太的贴身丫鬟,卖乖道:“特意绕了一大圈,给您买的。”

    老太太高兴了,“难为老二,陪媳妇逛街,都没忘我这个干妈。”

    “别说没成婚,就是将来成婚了,那也不能娶了媳妇忘了娘啊!”梁夜眉眼带笑,环顾一圈,对面明晃晃两张大黑脸。

    老太太被梁夜哄得心花绽放,全然没提他迟到半个多小时的事儿,吩咐下人可以走菜了。

    “二爷排面大,这么多人等你。还记得自己姓什么不?”讲这话的叫石良涵,石临的远方表哥,原本不大联系,直到石临闯出些名号,他才闻着钱味儿跑来抱大腿的。顶看不上的就是梁夜,认为他仗着救过石临,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自己姓石,待遇却比不过一个外人。

    梁夜微微一笑,不言不语看向石临。石临面无表情,低头摆弄着玉扳指,正是个装聋作哑的模样。

    ‘有意思’,梁夜的笑意更浓了。

    主人默许,狗腿子越发得意,“笑笑笑,就会笑。”

    老太太敲了敲桌子,厉声道:“吃个饭都不消停!”

    “石——良——涵——”石日阴郁的声音,引来大家注目。他扣住瓷碗,照着石良涵的脑袋狠命砸去,嘴里骂道:“去你娘的!”

 

歪门邪理: 2.第 2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