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八零年代儿子是海王 > 2.大猪蹄子
八零年代儿子是海王  作者:叶逐月
    沈瑶打量了一下来人,差不多就认出此人是谁了?此人应该就是大海的爸爸——陈振平。沈瑶之前看剧的时候见过这个人。陈振平和大海的扮演者是一个人,都是当红小生宁白楼扮演的。

    宁白楼这个人是学芭蕾舞出生,不是专业的演员,也没什么背景,在影视圈摸爬滚打很多年,直到三十岁才渐渐走红。宁白楼在这部网剧之中,分辨饰演了陈百川和陈振平父子两人,以其教科书式的演技,再次征服了广大观众。

    沈瑶看到来人的时候,发现的陈百川和后来的大海长的一模一样,唇红齿白,看起来十分的养眼。

    从网剧的设定来看,陈振平无疑是一个标准的大猪蹄子,典型的陈世美。陈振平和沈瑶两个人都是下乡的知青,对,大海的生母也叫沈瑶。当时沈瑶看这部剧的时候,能记住大海的生母也是因为两个人名字是一模一样的。

    下乡之后,两个人在一起插队,后来就认识了,相亲相爱。没多久之后,沈瑶就怀孕了,属于未婚先孕,在当时的社会未婚先孕那可了不得。原本陈振平和沈瑶两个人都商量好了把孩子给弄掉的。结果呢?结果陈振平死活不同意了,一定要沈瑶生下来,两个人就留在农村了。

    沈瑶当时就一傻子,眼瞅着肚子越来越大了,陈振平原本说要和她结婚,也迟迟不见行动。结果沈瑶七个月的时候,陈振平说自己害怕了,为了前途,让沈瑶和他一起把孩子做了。沈瑶当时当然舍不得了,都七个月了,宝宝都能动了。

    结果陈振平就说沈瑶不做也可以,反正不要牵扯到他的身上,他不管了。就这样沈瑶还是独自生下了孩子。与陈振平相忘于江湖。后来陈振平得以回城了。而沈瑶因为未婚先孕的原因,失去了返城的资格。再后来就是陈振平发达了,想起了陈百川这个孩子了,美其名曰为了孩子好,要将陈百川带回城去了,让他接受良好的教育。

    而沈瑶当然不愿意了,为了生下陈百川,她可谓是众叛亲离了,她父母说丢不起这个脸,也不让她了。沈瑶就这样彻底的留在农村,抚养陈百川。

    只不过沈瑶这样长的美艳的女人,又拖儿带口的,在农村也没有亲眷是非也多了,时常被骚扰,日子过的可谓是槽头了。

    陈振平一看沈瑶过的十分的艰难,就害怕陈百川和她受苦。他后来返城混的风生水起,也另娶了她人,加上又赶上了改革开放,做起了倒爷,成了万元户。

    这男人有点钱了,就有地位,有了地位就开始在乎名声了,陈百川到底是他的亲子,他就想着认回儿子来。就和沈瑶交涉起来。

    “爸爸,我不会和你走,我要和我妈妈在一起。”

    大海躲在沈瑶的身后,死死的抓着沈瑶的衣角。

    “大海,你不要怕,爸爸一定会要回你的抚养权。你跟她只会受苦,你看看你身上的伤都是她打的吧。这个女人已经疯了,彻底的疯了。”

    大海低头看了看自己胳膊上面的伤痕,又看了看沈瑶,眼里还噙着泪。

    “我爱妈妈,妈妈打我也是为我好,我……”

    沈瑶一听,就看向大海身上的伤。大海身上新伤加旧伤,伤痕累累,一看就是长期遭受暴力,难道都是亲妈给打得?

    听着大海的语气好像真的是亲妈给打得,沈瑶想着等到把陈振平给打发走了,她在仔细看看沈瑶的日记。

    “为你好,大海你不要怕。爸爸来接你走,爸爸还给你买了好多玩具,你不是喜欢吃麦乳精吗?妈妈给你带来了。”

    沈瑶这才注意到陈振平手里拎了好多东西了,她扫了一眼,这些东西放在这个时代都是稀罕货。

    大海一直躲在沈瑶的身后,沈瑶往前陈振平。大猪蹄子不能要,必须扔出去。

    “你给我滚,这个家里不欢迎你。”

    未婚妈妈多辛苦啊,就算搁在沈瑶她们哪个时代,未婚妈妈都饱受歧视,就更不要说现在这个时代了。一个人生产,一个人带孩子,月子期间都是一个人,落了一身月子病,那个时候陈振平为了自己的回城,孩子都不敢认。

    如今孩子都五六岁,他倒是捡现成了,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沈瑶我告诉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不要逼我跟你来硬的。你看看你什么都没有,怎么抚养大海,大海跟你在一起,连饭都吃不饱。”

    沈瑶正欲说话。

    “沈瑶你不要跟我说你能考上大学,大学能有那么好考吗?家琪都考不上,就凭你,省省吧。这样吧,你把大海给我,我再给你一笔钱,你也好再嫁。”

    沈瑶冷笑了一下。

    “你放完了没有,放完就给我滚,我家不欢迎你。”

    说完沈瑶拉着大海,砰的一声就把门给关上了。

    “沈瑶我告诉你,这是我最后一次来找你,我给你三天时间好好想想。如果还是这样,咱们只能法院见。”

    过了没有多久,陈振平终于走了。

    沈瑶这才平静下来,将大海拉到身边,才注意到大海身上的伤。

    “还疼吗?”

    “不疼了,妈妈一点都不疼。你不要自杀了好不好?”

    大海小手一直抓着沈瑶的衣角不放手。

    “好,不自杀了,大海让妈妈看看你的伤。”

    沈瑶就开始查看大海身上的伤,好在都是皮外伤,伤的都不重。沈瑶随后就烧水给大海洗了一个澡,然后将他哄睡了了过去,就开始仔细翻看沈瑶的日记。翻看了才知道沈瑶过的不是一般的哭,她本来是至知青,在村里也没有地,一直都在帮人做农活赚口饭吃。

    “大年三十,大海发烧,一个人走在漆黑的山路上,摔了胳膊皮都破了,幸好去的及时,大海没事,真好。”

    “大海生下来快一岁了,因为没有爸爸,始终上不了户口。今天村长给我找了人,说上户口可以,要叫高昂的社会抚养费,我出不起,怎么办,大海没有户口就没法上学……”

    “大海今天会喊妈妈了,还会对我笑……”

    沈瑶翻看着日记,日记本上皱巴巴的,可以看得出来当初沈瑶在写日记的时候哭过了。唉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太难了。

    “今天报名参加了高考,现在是我唯一的出路了。只要考上大学,就能包分配,大海就能过上好日子了。”

    沈瑶看到这里,发现日记本上还加了一张准考证,考试的日期就是明天。

    “高考?”

    沈瑶记起来了这个时候只要考上大学不需要花钱不说,学校还发钱,毕业还包分配,大学生就是天之骄子,非常的有含金量。

    之前她还纳闷呢,想着沈瑶明明是在在农村,怎么会来城里,原来是为了高考,临时租的房子,其实也不能说是房子,在房东的楼梯底下,就是一个杂物间,租金5元一个月。目前只能只容得下一张1.2米的床,还放了一个小桌子一张桌子,厕所特别的小,整个屋子只有一个昏黄的电灯泡。

    沈瑶看着熟睡的大海,凑近了看了一下,发现果然大海的眼泪要凝珠了,就是还没有凝。大海的真身就是大海,滴泪成珠。就是他现在年纪小,能力还尚浅,要很多眼泪,才可以凝结成珍珠,而且还需要收集来着。

    大海还在熟睡之中,沈瑶摸着大海的头,大海一把就握住了她的手,可以看得出来大海是极度缺乏安全感。她只要陪在大海身边,等到他睡醒。

    大海一睁开眼睛,就看到沈瑶坐在他的身边,他当即就冲着沈瑶一笑。

    “妈妈。”

    “你醒了。帮妈妈做卫生好不好?家里太乱了。”

    “好的。”

    大海蹭的一下就站起来了,自己动手穿好了衣服,就和沈瑶两个人收拾了家里来。沈瑶从日记看出来了,那就是大海的妈妈有严重的产后忧郁症,精神都错乱。大海身上的伤确实是她打了,可是她打了之后就特别的后悔。

    沈瑶就是单亲家里的孩子,她八岁爸爸因车祸过世,知道一个女人拖着一个孩子,生活多么的艰难。所以她才那么拼命的学习和工作,为的就是让妈妈过上好日子,只可惜子欲养而亲不在,妈妈没有等到那一天。

    “妈妈。这个给你!”

    大海说着就拎了一条鱼送到了沈瑶的面前,沈瑶认出来,这是一条大黄鱼,是海鱼的一种,还活着呢,挺肥的。

    “这鱼你从哪里来的?”

    “我变出来,妈妈你看,你要是喜欢的话,我给你多弄几条。”

    说着大海就再次端起一盆水来,手指对着水就画了一圈,“大黄鱼呀,大黄鱼……”嘴里还念叨着,没一会儿水盆里面就出现了一条大黄鱼。

    “原来是真的啊,真的能随手画鱼!这乖乖的,不愧是大海啊”

 

八零年代儿子是海王: 2.大猪蹄子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