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真香预警 > 2.设局
真香预警  作者:番茄酱泡鸡米花
    为什么和刘俊超相安无事地处了十几年,最后打架了?

    这个问题项天朗在离开村子前都不知道。他只知道刘俊超跟发了疯一样要打他,那他就只能还手反击。

    可是这个答案重生后的项天朗知道了——因为一个女生。

    永年村很小,村里的孩子上学都是去大兴镇中学上的。大兴镇中学不止是招收永年村一个村的学生,还囊括了周边五六个村庄,其中就有林燕所在的平安村。

    平安村的经济状况比起永年村好得多,更别说林燕家本身条件都挺不错。林燕自己也是一个小美人,在镇中学很受欢迎,喜欢她的男孩子能有一大排。这就包含了刘俊超。

    如今正是中考后不久,农村的孩子当家早,已经要考虑未来了。升学读中专还是回家帮父母种地?以后是读书还是早点嫁人?

    这些问题已经可以考虑了。

    很不巧,刘俊超虽然喜欢林燕,林燕却不喜欢他。甚至……

    项天朗的脸色古怪了一瞬间,他是后来衣锦还乡时才知道林燕曾经喜欢过自己的。

    如今看来,那就是他和刘俊超冲突的根源了。

    林燕的成绩还不错,起码比刘俊超好不少,他们俩以后不会进一个学校。刘俊超应该是表白被拒,然后又打听到林燕喜欢他……

    没多久,村子已经逛完了。

    张强讲得口干舌燥,问道,“朗哥,那个啥市场啥的,有啥结果了?”

    项天朗一路上都在一边观察一边思考,一心二用。他语气平淡,看不出丝毫失落,“没有什么商机。”

    这是十分普通的一个农村,既没有什么好的资源,也没有一个优良的地理位置。真要做点什么也不是做不了,但是太漫长,太久远,不划算。

    他还是对运输业的信息掌握最多,其他的只能算是一知半解。与其碰运气去搞那些不熟悉的领域,还不如重新投入运输业。

    这也算是非常符合他的心意——来钱快啊。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是得先解决其他问题,比如刘俊超。

    “强子,和我去一趟平安村。”

    “啊?去平安村干嘛?”

    “去做一件好事。”一件,助人为乐的好事。

    .

    林燕的哥哥林军是一名退伍军人,退伍后也做了驾驶员,在十里八乡非常受欢迎。如今正是他回家的第一年。可惜,刘俊超不知道。

    项天朗后来回乡的时候没有听过刘俊超的消息了,只知道他对林燕没有放弃,甚至当街调戏过她,以至于在过两年的那次严打中也进去了。

    说这没有林军的关系,项天朗是不信的。

    所以,他现在去做的可不就是好事吗?如果刘俊超这次吃了亏不敢瞎动手了,以后就不用进去了。

    这么一想,他真是好人啊。

    项天朗直奔平安村。两个村子的距离并不算远,来回也只要几个小时。他还没到,就看到路上走着一个领着大包小包行李的男人。

    那个男人看起来二十多岁,走路一板一眼,眉眼严肃。等他走到村口了,不知为何又停了下来,踌躇半晌不敢进去。

    一看见他,项天朗心里就有数了。

    真是来得早不如赶得巧,这不就是林军吗?

    “等会儿跟在我后面看着,不要说话。”嘱咐了张强一句,项天朗假作不知这人,气势汹汹地直往里面去,好似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这还真就吸引了林军的目光,他拦住了项天朗,轻咳两声,“小兄弟,看你的样子,也是这个村的?最近有发生什么事情吗?”

    项天朗一停,脸上微微红肿的痕迹越发清晰,林军能清楚地看到他身上多处的细小伤口,不由得微微皱眉,又是仔细打量了一番。

    这个小孩这是他们村的?

    项天朗警惕地看他一眼,“我不是这个村的,是隔壁永年村的。不过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知道一点。你想问哪方面?”

    林军警惕的心微微放下,心下一哂。这估计就是隔壁村跑来玩耍的小孩儿吧?没啥好稀奇的。

    “你知不知道林家最近的情况,我是来找亲戚的。”

    项天朗自然不会戳穿他。他微微点头,“我只听过关于林燕的一点消息……”

    “什么?”林军脱口而出,又觉得有点尴尬,干脆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其实我是林燕的哥哥,好久没回来过了。”

    “原来您是林燕的哥哥!”项天朗的语气好似惊喜,又像是松了一口气。

    林军的眉头自然皱起,他问道,“怎么了?”

    项天朗左右看了看,“强子,你去望风。”

    “哎!”

    项天朗这幅严肃的样子让林军不由得也严肃起来,微微弯下了腰,就等着项天朗说些什么。

    “我叫您一声林哥,您不介意吧?”

    “不介意。”

    项天朗又是犹豫了半晌,好似不知道从何说起,同时也对背后说这种事情感到不好意思。

    “其实……哎,我原本只是想来看一看的。既然您回来了,我就大胆地告诉您了。”

    他磨磨蹭蹭半天还没有说出什么东西来,把林军的胃口吊得十足,眼神也越发迫人。

    “到底怎么了?”

    “就是最近……我们村子,村长的儿子刘俊超,他喜欢上了林燕,前段时间还表白了!”

    林军的神情顿时放松。他还当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这有什么?虽然妹妹被人盯上有点不爽,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啊!

    “就这?”

    项天朗摇了摇头,手指不由得搓起。

    这时候有根烟效果大概会好一点,可惜这个林军大概是看他还小,没有派烟。

    林军的眉头不由得接着皱起,“还有什么?”

    “林燕拒绝了,但他不肯善罢甘休,最近还拿我撒气。”项天朗指了指脸上的伤,声音越发微弱,“刘俊超一向被村长宠坏了。我怕他不知轻重还来纠缠林燕……前几天我就看他往这个方向来过了,也不知道林燕清不清楚。”

    林军的脸色渐渐难看起来。

    然后,项天朗又咬住嘴唇,“而且……”

    “而且什么?”

    林军已经大致相信了项天朗的话,沉浸在了他构建了情感环境中,连连追问。

    “而且,刘俊超上一任女朋友……”项天朗的话戛然而止,只是摇了摇头,意思却表达得很明白。

    还有上一任女朋友?林军听了这话都想爆粗口了!

    不过他很快按捺下急躁 的心情。不能光听别人的一面之词,他还得问问妹妹,再亲自打听查证一下。

    项天朗说完这些就不肯再开口了。

    这些情况是真的吗?

    是真的。

    八分真两分假。假的那两分都是以后发生的事情,完全符合刘俊超的性格,就是林军亲自去打听别人也会这么说。

    那他还有什么好怕的?

    他原计划是先踩点,没想到直接遇上了林军,这显然更好。不过到底眼见为实,要让林军愿意出手还得是他亲眼看见才行。

    项天朗心思急转,对林军点点头告别。

    临走前,还不忘嘱咐一句,“林哥,还麻烦你别让别人知道是我……”

    林军点了点头,“那是肯定的。多谢你了,小兄弟。”

    等项天朗带着张强回到村子,已经到下午了。他赶张强回家,自己也准备做点东西吃。

    张强磨磨蹭蹭不肯走,“朗哥,我咋看不懂你上午做了啥呢?而且我,我啥都没干!”

    项天朗挑眉,“我上午做的,过几天你就懂了。你要是想帮我做点什么,就把我上午去平安村的消息散播出去,尤其是到刘俊超耳中,懂了吗?”

    让刘俊超知道干嘛?

    张强似懂非懂,只好点了点头走了。

    他一走,项天朗就去找吃的了。他把厨房灶台翻了个遍,只找到了几把米,两个土豆,三四个鸡蛋。院子里倒是还有散养着的鸡,可是想想他的厨艺……算了吧。

    他去后面的小院子一看,也只有一些青菜。

    他有点想吃肉了……

    项天朗磨着牙花,思忖着必须赶快挣钱。

    对了,这种农家土灶怎么用来着?

    项天朗站在灶台前,竟然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他前世后面十几年都没用过这种灶台了,现在也从脑海里扒不出相关回忆。

    真是……

    他无奈地摇摇头,端起碗准备还是去张婶子家蹭一碗饭。

    被骂就骂吧,张婶子刀子嘴豆腐心,他也不是还不起。

    项天朗从后院拔了菜,又拎着少许米面就过去了,临走前看见院子里活蹦乱跳的小母鸡,也拎起一只带上。

    “张婶子,我来蹭一碗饭。”

    “你个混小子居然又来了!自己不会做吗!”

    “朗哥,快来,坐这里!”

    张婶子看见自己儿子这样就来气,恨不得上去死死地揪两下耳朵,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

    她白了项天朗一眼,看到他带来的鸡和青菜米面更气了。

    “来就来了还带这么多?看不起你张婶子啊!”

    项天朗也不说是给强子补补身体,那太客气了。他只是说道,“想吃了,麻烦张婶子做一下。”

    张婶子口中骂骂咧咧,到底还是提着鸡走了。

    “败家玩意儿!鸡能随便吃吗!要不是看你身上还带着伤婶子我才不给杀咧!”

    张婶子还是这样口是心非啊。项天朗不仅不生气,还挺怀念。前世强子去世后他承担起了照顾张婶子的责任,那时候的张婶子啊……

    就在张家鸡飞狗跳的时候,村口低调地行驶进来一辆小轿车。车上坐着一位儒雅的中年男人还有一个约莫在十四五岁的小孩。

    那小孩皮肤白净,眼神明亮,挺直了腰背坐在车里,只是偶尔看向车外的眼神充满好奇。

    “父亲,这就是妈妈一直怀念的家乡吗?”

    “嗯。我们现在去老宅,这段时间就要住在这里了。”

 

真香预警: 2.设局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