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真香预警 > 1.重生
真香预警  作者:番茄酱泡鸡米花
    一股酸软疼痛把项天朗唤醒了。

    浑身上下腰也疼、腿也疼,手指轻轻碰一下脸颊——嘶!真踏马的疼!

    项天朗坐不住了,一骨碌爬起身来,在屋子里找来找去才找到一面破镜子。

    他左右看了看,还好,没破相,只是略微红肿。

    这是一张颇为年轻的面孔,大概只有十四五岁。鼻梁高挺,眉眼桀骜,整张脸拉下来散发着大大的几个字——老子不爽。

    草!

    真是回到了年轻的时候!

    项天朗捏捏自己的胳膊腿,为这瘦弱的身体感到不满。

    他好不容易才干出来一番事业,好不容易开始享受人生,虽然遇到一点小问题,但是怎么就回来了呢?

    再干一遍?当年的苦再吃一遍?

    毛病!

    “朗哥!”

    一个大嗓门传来,虚掩的门嘭地打开,一个穿着也破破烂烂的少年端着一碗吃的哐当哐当地往他面前冲。

    “慢点!”

    项天朗习惯性地呵斥一句。他前世生意做大了,最见不得下属莽莽撞撞闹闹腾腾。吵人!

    “哎!”

    张强好不容易在项天朗床前刹住车,把怀里一直小心翼翼护着的馒头和粥都递给项天朗。

    “朗哥,你吃。”

    项天朗伸手接过,粥还是滚烫的,一摸就知道刚刚才从锅上下来。

    他顿了顿,斜睨过去,“吃了没?”

    “吃了吃了!这是专门给朗哥你留着的!”

    张强傻呵呵地笑着,看得项天朗心里不是个滋味。

    这年头谁家都不富裕,张家婶子对他不满已久了,怎么可能专门给他留一碗粥吃?

    这份食物,就是强子自己的早餐。

    项天朗把滚烫的粥往张强手里一塞,紧接着又把雪白雪白的馒头掰成两半儿,其中一半儿怼进张强的嘴里,再接过粥,“馒头一人一半,粥我就不客气了,我先喝。”

    “朗哥!”张强手忙脚乱地拿出嘴里的馒头,瞪大了眼睛,“这……这真的是给你留的!”

    张强其实不会说谎,他虽然言语上在强调这是专门留的粥,那双眼睛却一直在躲闪,看桌子看床就是不敢看项天朗。

    朗哥怎么打完那一架还更有威严了?

    “屁话!”

    项天朗眉梢一挑,眼睛一瞪,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他指着那个馒头呵斥道,“今天你必须给我吃完,吃不完就别认我这个大哥了!”

    “那怎么行!”

    张强还想辩驳,看着项天朗严厉的眼神又渐渐退缩,最后只好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大口大口地吃了。

    项天朗这才收回眼神,端着粥轻轻吹了两口,慢慢抿着。

    他很饿,肚子空虚的像是能吃下一头牛;他的身体现在也需要营养,需要食物的补充。但是他断然没有不给强子留一口的道理。

    “吃完饭我们去村子里转转,看看有什么营生可以做一下。”

    “行!”张强笑呵呵地应了一声。

    项天朗前世是开车起家的。

    这是一个长途运输的黄金年代。要想富先修路是人人皆知的至理名言。一条条公路随之建起,一辆辆货车快速上路。

    货车司机有多受欢迎呢?

    在最开始几年,堪比后世的飞行员!

    即使车辆渐渐多了,成为货车驾驶员在婚恋市场上也是最受欢迎的职业。

    那时还讲究五大员,身份是党员,身材是运动员,相貌像演员,工资是五十元,工作是汽车驾驶员。

    当然,到了项天朗长大的时候,已经没有夸张到这个程度了。但是货运司机依旧是一个高薪水的好职业。

    就是要驾驶证,要一辆车,还有最重要的,要够狠、能打。

    为什么?

    因为各地还有无数的匪徒企图拦车抢劫。车匪路霸层出不穷,他们连火车、警车都敢抢!

    上公路如同上战场,不带好武器还要保住货物就是送命!

    强子就是在一次车匪拦车抢劫案中去世的。

    项天朗看着张强现在无忧无虑的笑容,微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连喉咙里的那口馒头都哽了起来。

    那次之后,全国迎来了严打。

    大批的恶性罪犯被关进监狱、枪毙,全国的道路环境都为之一清。

    可是人都死了,有什么用呢?

    他够狠,够拼,渐渐从只拥有一辆车,到拥有一整个小型私人运输车队。

    可是大型公司入场了,车队的利润渐渐被压缩,再也没有之前高了。

    他手下还有那么多弟兄,只有两条路可走。

    要么转型做大,要么退出这个货运市场。

    大家其实也都攒了不少钱了,开一个小修理厂或者其他的也没问题。但是眼前的地位都是自己一点一点打拼出来的,怎么会愿意退出?

    那就只能往上爬。

    他每天看新闻,找时事评论,收集大量信息,企图发掘任何有利于他们的条件,直到他真的找到了——互联网。

    他隐约觉得这是一个出路。那会儿找货、找车都是在货运市场进行,货运市场又要抽成,还有各种场地费等杂费,其实十分麻烦。互联网+物流,能否迸发出不一样的火花?

    于是他又去找各种专家学者拜访。

    他找到的那位教授好像还比他小两岁,腿也残疾了,坐着个轮椅,人却比他聪明多了,混得也好多了。

    可惜还没有个结果,他就重生回来了。

    那个教授……

    项天朗的眉头慢慢皱起。

    那位教授名头挺大,他好不容易请到了,也说好帮忙指导了,结果一听说他出身这个小村子,立刻翻脸不认人。

    前期他的花的人情精力立刻报废,事情也没办成。

    要是这辈子再让他碰到的话……项天朗摩挲着有些粗糙的碗口,神色晦暗不明。

    十几年前能从公路上下来的,有几个好相与的?

    项天朗三两口喝完粥,等张强也喝了,他起身想去把碗洗了,张强拦着拦着也拦不住。

    “朗哥,你怎么忽然对我生分了起来!洗碗这种小事让我来做就好了!”张强看着项天朗的眼神有一点奇怪,好似是想不明白前两天还指使着自己的老大怎么忽然换了性子。

    项天朗沉默半晌,把碗给了张强。张强立刻高高兴兴地去洗碗了。

    项天朗在心里叹气,他前世没能护住他啊……心虚。

    没有一点荤腥的白粥,用清水涮过一道即可。

    “强子,把碗先带回去吧,我活动一下,然后我们出发。”

    “成!”

    .

    项天朗带着张强在村子里走着,张强也不知道老大是要干嘛,不过还在尽心尽力地跟着,搞那个……那个叫啥来着?

    市场调研!

    对,就叫这个名字!

    一旦项天朗的目光停留在某个地方,他就悉心地解说两句。

    “朗哥,那个是花姐家养的猪,他们吃的都紧着猪呢,可肥了!”

    项天朗摇摇头,没有说什么,继续向前走着。

    他倒不是想吃,而是在考虑能不能凭此赚钱。这会儿养猪未必不能致富,但是他总有点心理障碍。和那臭烘烘的东西过一辈子?算了吧……前世他都没这么惨过。

    项天朗是村子里少有的孤儿。他不知道是被谁遗弃的,反正最后被村子东头的孤寡老头捡回去养了。那天天朗气清,惠风和畅。项老头曾经听知青念过这句古诗文,就给项天朗取了这个名字。

    老头没什么本事,好歹把项天朗拉扯到十一二岁才撒手人寰。此后他就想办法自己养活自己,这几年也勉强过过来了。

    他本来也不想找事,奈何这个孤儿的身份实在是招人欺负,他年少时打过的架多了去了,直到后来成为一名驾驶员情况才变了——原先怎么打都打不服的小弟们开始套近乎也想学车。

    想学车?那可是好事啊。

    项天朗没少借着这个机会报仇,不过报完了也就罢了,还是好好地教了技术。那群小弟本来只是忐忑地想找个机会,项天朗这么一来倒是真的让他们心悦诚服了,老老实实地认他做大哥。

    再后来,他就是带着这一帮子弟兄拉起了自己的运输车队。

    如今重生回来,有了后世的信息,他了解到能发财的道路不知凡几,还有必要上公路去拼杀吗?

    强子的死就像是卡在他心里的一根刺,如果没有带他上路,那天没有发生冲突,他是不是就不会……

    “朗哥?”张强见项天朗停住脚步,疑惑地问了一句。

    多想无益,如今人还是好好的就行。

    项天朗也不烦恼自己了,偏过头去问张强,“我昨天和谁打的架来着?”

    张强的目光立刻变了,神色讶异,渐渐又转换成佩服。

    “朗哥,村里这么多会打架的我就服你。是刘俊超啊!您连他都不放在心上,真不愧是我老大……”

    刘俊超?

    草!

    项天朗也想起这个刘俊超是谁了,可不就是当初害他离开村子去避难的罪魁祸首?

    项天朗原本在村子里呆得好好的,可惜和刘俊超打了一架,在村子里完全待不下去了。刘俊超是村长的儿子,村长老来得子,平时还算是公允,对这个儿子却宠上了天,偏心到没眼看了。

    最后他只好外出打工,抓住机会偷摸着学了车,最后才走上运输这条道路。至于学,没上了。

    如今刚好是他和刘俊超打完那一架的时候?

    真是……好事啊!

 

真香预警: 1.重生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