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修真小说 > 通天小路 > 第五章 金华
通天小路  作者:糖醋于
    “偷鸡,谁去偷鸡,该不会是方丈吧?”王生突然想起了那个整日见不着人,神出鬼没的老和尚。

    “不要听她一个妇道人家瞎说,方丈乃是有道之人,怎么会偷鸡呢,一个妇道人家,破口大骂,实在是不像话,不像话!”空虚和尚道。

    “你好像很怕她?”

    “哎,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又没让你养。”王生道。

    两人边说边走,出了村子,上了大道。路上的人也渐渐的多了起来。

    “空虚,为什么当和尚?”

    “一言难尽。”

    “说说嘛,就当解闷了。”

    “你要是想听,回兰若寺,我仔细的跟你说说。”

    “又诓我回去,我不想回去,说实话,那寺庙的名字不吉利,地方更不吉利。”王生道。

    “我昨天晚上还想听到有人喊,对佛祖起誓,不还俗了,要在兰若寺出家当和尚。”

    “你肯定是在做梦,你睡得跟死猪一样,踢都踢不醒。”

    “你为什么要踢我?”

    “喊你起来看鬼。”

    “你心不净。”

    “哎,换个话题。”王生一挥袖子。

    “方丈为什么当和尚?”

    “回兰若寺自然会和你说。”

    “你会不会聊天?”

    这两人一边走一边瞎聊。

    路,渐渐的宽了,平了,来往的人也多了起来。

    有牵着牛的农夫,有推着木车的商贩,有来往的闲人,这些人大部分是步履匆匆的,脸上看不到乡间生活该有的宁静,反倒是有几份不安。

    “闪开,闪开,闪开!”

    吧嗒吧嗒,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还有催促声,三个身穿甲胄的士兵,骑着快马,疾驰而过,看到行人没有丝毫要减速的意思,路上的行人急忙闪到了一边。

    甲胄残破,神色疲倦,一路烟尘。

    阿弥陀佛,

    空虚和尚宣了一声佛号,望着远去的几个人,面色凝重。

    “刀兵一起,血流成河,不知又有多少无辜的生灵遭受磨难。”

    “刀兵,战争,当今不是太平盛世?”王生听后道。

    “太平盛世?内有奸臣当道,外有强敌窥伺,当今圣痴迷修道,妄图长生,以至于朝政混乱,哪来的太平盛世?”空虚和尚道。

    “只是苦了世间的百姓。”

    “乱世?”王生听后愣了。

    哎,他叹了口气。

    “你也不必叹息,我们出家之人,只求灵台无尘,至于世间众生疾苦,能渡多少,便渡多少。”空虚望着王生道。

    “你心怀慈悲之心,这是修佛的根基。”

    “屁,我叹息的不是这个。”王生道。

    本来,他以为这是个太平盛世,处处莺歌燕舞,有美酒美人,有环肥燕瘦,他可以开开心的大浪一场,不想是个乱世,乱世人不如太平犬,别说浪了,活下去都不易。今后还不知道什么样子呢!

    路越来越宽,人也越来越多,

    大部分的行人都是步履匆匆,相当一部分身形消瘦。

    临近中午,王显看到了一座城,古城,青色的城墙,两丈多高,拱形的城门,上面写着两个古字,

    金华,

    青砖灰瓦,飞檐雕壁,一排排的房屋,吆喝声,叫卖声,马蹄声,

    进了这座古城,看着这古城之中的一切,王生觉得是那么的陌生,那么的新奇。

    “走吧,我们去县衙。”

    “好。”

    “闪开,闪开。”

    只见一队青衣捕快用铁链锁着一个人当街走过,那人破衣烂衫,脸色苍白,双目无神,仿佛失了魂一样。

    “哎,那不是李小乙吗,他犯了什么事啊?”

    “什么李小乙啊,那是被悬赏的杀人案犯。”

    “不可能,那就是李小乙,我和他同村的,能不认识他,平日里挺忠厚的一个人。”

    “哎,衙门里抓人,管你原来叫什么,你叫李小乙,进去之后可以变成王麻子,这还不是他们说了算,一个被悬赏的杀人案犯,人头可是值一百两银子呢!”

    两个和尚停住了脚步,让在一旁,王生仔细听着两旁围观的路人之间的谈话。

    “这不是杀良冒功吗?”

    “嗨,这又不是他们第一次这么做了,家里有银子,疏通一下关系,再给你放出,没有银子,那可就惨喽。”

    “哎,那李小乙家还有一个七十多岁的老母,他这被抓进了,那老人可怎么办呢?”

    “天理何在啊!”人群之中一人喊了一声。

    “嗯,谁在叫我?!”那队捕快之中一人突然停住脚步,转头望来。

    两道浓眉,几乎连成了一线,一脸络腮胡,亮眼乱转,面露凶相。

    唰,一下子将朴刀抽了出来,明晃晃的。他一步步走到人群里。

    “刚才谁叫我啊?”

    一双眼睛在人群之中扫来扫去,最终落在一个人身上。

    “就是你了!”双手分开人群,一把将那人逮住。

    “哎,不是我,不是我啊!”那人慌张的挣扎道。

    “嗯,我看你像被通缉的采花大盗白三光,拿画像来。”那捕快喊了一嗓子,立即有一个捕快小跑过来,拿出来一叠通缉画像,他从其中抽出一张来,进行比对。

    王生隔着近看了一眼,画像中人,乃是一个长脸,桃花眼,模样颇为俊俏的男子,而被这捕快抓着的这个人却是圆脸,鱼眼,左脸耳根的位置还有一块胎记,这和画像上的人一点都不像。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吗!”他忍不住说出口来。

    “嗯,谁说不是一个人!”那捕快突然转头,刀一下子架在王生的脖子上。

    “你又是谁?”一双眼睛盯着王生,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

    “赵捕头,他是兰若寺的僧人。”一旁的空虚见状急忙道。

    “空虚和尚,你们寺里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僧人,不是只有三个吗?”这位赵捕头听后道。

    “不对,我看他不是和尚,是……”说着话,他开始翻手中那些缉捕的画像。

    “嗯,就是这张了。”他从里面挑出一张。

    “刘西风,在余杭连杀一家十三口,灭门惨案,赏银三千两!”赵捕头道。

    王生听后目瞪口呆,画面上的那个人,须发直立,目如豺狼,且脸有一道刀疤,和他没有半分像,这简直就是指鹿为马。

 

通天小路: 第五章 金华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