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史上最强小奶猫 > 11.十一
史上最强小奶猫  作者:溪果
    “可我今天的运气,似乎实在是不太好,吴先生,您说呢?”

    柳汲安的话里话外都在骂人,吴长山当然能够听得懂。

    他冷着脸,明显不悦了,“柳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说完这句话后,他猛地反应过来,为什么柳汲安会知道他的姓氏?

    就连柳元洛都不知道他的姓名,他是怎么知道的?

    他盯着柳汲安,有些警惕,“既然你知道我,就该知道我背后站着的是谁,最好识时务一些。”

    柳汲安轻笑一声,看了一眼吴长山垂落在身旁的右手,眼神意味不明,他手指在空中轻点了一下,悠然道,“识时务的,该是你才对。”

    而在他怀里的斯冉小猫瞪大了眼睛,眨了眨眼。

    她刚刚好像看见他的指尖绽开了一个金色的纹路,繁复而好看,有些像某种花,但只一瞬间,眨眨眼又没了,似乎只是她的错觉。

    吴长山看不见,斯冉也看不见,只有柳汲安能够清楚的看到,金色的宛若雾气一样的东西从他指尖散开,出去的时候只有一点点金色,到空气中就砰的一下散开了,成一片雾气。

    金色的雾气又迅速的聚在一起,凝成了一股股的绳,又似是锁链,咻的一下都锁在了吴长山的身上,缓缓缩紧。

    斯冉只看见吴长山缓缓从沙发上浮了起来,身体呈不自然的姿势僵曲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看上去像是被什么捆住了一样。

    吴长山有着更深切的体验,他感觉到冰冷的东西缠绕着他的手、脚还有脖子,他想挣扎却无力挣扎,体内的灵力仿佛瞬间都消失了,怎么都调动不起来。

    他眼中泛起血丝,嘴唇泛青,直直的瞪着柳汲安。

    这、这个人!实在是太大胆了!他可是意凝派的长老之一徐尚的亲传大弟子,要是他今天死在这里,意凝派可就跟柳汲安不死不休了。

    柳汲安却毫不在意,满意的看着他痛苦的样子,手指张开又合上,那些金色的绳子停止了收缩,就停留在这个状态,让吴长山感到难受,却又挣脱不了。

    他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脚抬起放在面前的桌上,低头看着小猫,话语轻飘飘的,“你以为我很怕你们那个劳什子门派?”

    他嗤笑一声,“不过是点摸到了门道,学了点皮毛的东西,就真把自己当神了?一群井底之蛙。”

    他竟然把他的师门说的一文不值,吴长山很是愤怒。

    他到现在没有在柳汲安身上感受到一丝一毫的修道人的气息,他肯定柳汲安定是用了什么邪门歪道的法子来对付他,到底是他学艺不精,若是换了他师父,看这人还能不能这般得意。

    斯冉小猫悄悄抬头。

    那个不速之客的脸已经变成了猪肝色,不知道是被憋的还是被气的。

    她动了动耳朵,看向柳汲安,很想开口问问。

    意凝派是什么?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呐!是道士的一种吗?

    柳汲安的手指在空中一划,吴长山像是失去了支持一样,从半空中掉了下来,砰的一声落到了地上。

    他猛地咳了几声,充满了血丝的眼睛瞪着柳汲安,声音沙哑,“你伤了我师妹后又如此对待我,得罪了我们意凝派,你和你背后的人都不会有……咳,好果子吃的。”

    他也不想想,他师妹是自己作恶不成被反噬,本就没什么立场指责别人,他却又这么无礼的闯进别人家,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要求别人“识时务”快点去救他师妹,这会儿还要威胁人,怎么看都是他脑子出了毛病。

    柳汲安觉得他无趣极了,露出厌烦的神色,低头看了一眼软绵绵,一双眼睛湿润好看的小猫咪,才觉得舒服一些。

    吴长山自诩是修道者,看他们这些普通人,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但在他看来,吴长山于他,才真的是蝼蚁之辈,连他家小猫的一根毛也比不上。

    柳汲安居高临下的看着吴长山,“我背后没人,是你太不经打了,我不想这双手沾上你肮脏又低贱的血。”

    他太知道怎么激怒吴长山这种自命不凡的人了。

    他笑了一声,毫无温度,“叫你师父来吧,顺便,我也想跟他聊聊关于教徒弟的问题。”

    说完,他一拂手,还趴在地上的吴长山就直接飞出了阳台。

    斯冉看了看阳台,又看了看柳汲安的手。

    啊,还真是……从哪儿来的就从哪儿走呢。

    柳汲安瞥见小猫的视线,不知道理解成了什么,啧了一声,捏了捏她嫩嫩的耳尖,“放心,他死不了。”

    要是从这里掉下去他就死了,那未免也真的太没用了。

    从二十楼直直摔下去肯定会出事的,但那是普通人,不包括吴长山这类的人。

    离开了那间屋子后,吴长山体内的灵力终于回来了,他先是用了个隐匿的灵术,把自己的身形隐了去,再又控制着风,让自己缓缓落地。

    脚一沾地,他就差点栽倒下去,扶住了旁边的树干才堪堪站稳,喉间一股醒甜,他用手捂住嘴咳了两声,再看手心,已然沾上了鲜红的血。

    被人耍弄一般的折磨了一番,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痛楚,还有心理上的折辱——他平生第一次遭受这样的屈辱,他咬了咬牙,眼中闪过一丝戾气。

    远在特殊部门胡归部总部的徐尚,又一次收到了求救信号,而这一次,不是小徒弟,而是大徒弟。

    他看着指尖的灰烬,拧起了眉。

    血腥味很浓。

    简城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其他弟子都不在身边,看来他非得亲自去一趟不可了。

    宋流宗的白祺路过这边,看了眼徐尚指尖还没有消散的灰烬,幸灾乐祸的出声,“怎么,门内弟子又闯祸了?要你去擦屁|股?”

    因为有资质修道的人实在是越来越少了,每年对于被发现的苗子,三大宗派都要斗上一斗、争上一争,所以他们对自己门内的弟子都是十分爱护的。

    其中意凝派是护短最厉害的,换种说法的话,简直就是溺爱,其他两个宗派,对弟子虽然爱护,但对内的时候,该严厉的还是很严厉,是以宋流宗和空绕门很看不起意凝派这种做法。

    ——这种溺爱,不仅不会让弟子成长,走上真正的修道之路,还有可能让他们走上歪路,难以挽回。

    徐尚跟死对头没什么好说的,看也没看他一眼,匆匆出去交代了一番,就离开了总部。

    白祺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也不恼,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语道,“我总觉得这次徐尚会遇到麻烦。”

    说完他又笑了,“又有热闹可看了。”

    *

    “小家伙,你不好奇今天的发生的事情吗?”

    自从昨晚发生了不太愉快的猫窝事件后,柳汲安没有再买猫窝。

    斯冉也没在意,反正沙发也能睡。

    柳汲安在二楼洗完澡又洗漱了一番,穿着睡衣下楼,看见正在沙发上缩成一团的小猫,伸手就把猫咪抱了起来,上楼,给她擦干净了爪子,把她放在了床上。

    也好在斯冉不是普通的猫,能安安分分的在晚上睡觉——要知道,一般的猫可是晚上最活跃了。

    此时此刻,柳汲安躺在床上,正在逗被他用手臂圈在怀里的小猫,揉着她软软的肚皮,用诱拐小孩子一样的语气说道,“你告诉我你的身份,我就回答你你想问的问题,平等交换,你看好不好?”

    斯冉看了他一眼,躲开他的咸猪手,往被子里一缩,整只猫被笼在了被子里,一根毛毛都没露出来。

    柳汲安把她捞出来,放在自己胸膛上,捏着她的爪爪不给她跑。

    小奶猫轻的几乎没有重量,踩在他身上,只有软绵绵的感觉。

    柳汲安点了一下她的额头,不满道,“你刚刚那是什么眼神?敢嫌弃我?”

    斯冉一开始知道自己被发现了,还是有些慌张的,第一反应就是装傻混过去,但她发现根本没用,柳汲安也没打算对她做什么之后,她就干脆破罐子破摔了。

    斯冉小猫煞有其事的点点头,“喵!”

    先不说她知不知道她自己的身份,她又不会说话,怎么告诉他?

    而且她并不觉得这个人会老老实实说实话,他只说会回答她的问题,可没说回答都是真实可信的。

    人类最狡猾了。

    聪明的小猫看穿了一切,甩着尾巴,扬起了下巴。

    柳汲安眯眼笑了笑,伸手在小猫身上胡乱揉了几把,把她的毛毛给揉的乱糟糟的才停了下来。

    他盯着她的小脸看了一会儿,突然捂着她的脑袋,在她耳朵上用唇瓣贴了一下,声音带着笑意颤动,“我的小猫真是太聪明了。”

    “喵!!”

    斯冉被这一顿操作吓得跳到了地上,也不管一身乱糟糟的毛毛了,猛地甩了甩脑袋,想把那种滚烫的感觉从耳尖甩开。

    小小身躯里的那颗心似乎快要蹦出来了。

    斯冉只以为自己是被他吓到了,下意识的忽略了那种奇怪的感觉。

    “喵喵喵!”

    怎么又随便亲她了啊啊啊啊!

    柳汲安侧躺在床上,手臂屈着撑在床头,手掌拖着下巴,好整以暇的看着地上的小猫炸毛。

    “哎呀,小家伙好像是女孩子,我给忘了。”

    但那语气,那笑眯眯的、看戏一样的神情,分明是没有忘记的,他就是故意的。

    “喵!!!!!”

    斯冉:再优雅温柔的猫猫也会被这个辣鸡人类气到冒烟的!

 

史上最强小奶猫: 11.十一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