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史上最强小奶猫 > 9.九
史上最强小奶猫  作者:溪果
    斯冉醒的时候,天才刚刚亮,只有些许的微光从百叶窗的缝隙飘散进来。

    粉色的鼻子微动。

    她似乎嗅到清晨带着些凉意的风。

    她动了动耳朵,趴在自己的爪爪上,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旁边的人。

    大的足够躺下四五个人的床上有两个枕头,一个粉色一个蓝色,她躺在粉色的枕头上,枕头软的跟棉花一样,她一躺在上面就陷了下去。

    这个枕头原本不在床上,是昨天柳汲安从柜子里拿出来的。

    男人的短发柔软的散开,落在枕头上,长睫垂落,在没有一点瑕疵的皮肤上落下一片阴影,看起来无害又乖顺。

    斯冉站了起来,往前走了两步,挨着柳汲安的侧脸啪嗒一下倒了下去,枕头回了一个力,让她弹了两弹,身上的毛糊了他半边脸。

    毛茸茸的尾巴在他下巴处扫来扫去。

    “唔?”

    柳汲安半阖着眼,看了她一眼,又闭上了,捏着她的爪爪,放在嘴边亲了下,声音带着清晨特有的沙哑,“调皮。”

    斯冉只觉得一阵地转天旋,她就被柳汲安的手臂圈在怀里,身上盖着被子,从脑袋到尾巴被撸了一把,头顶传来男人的声音,“睡觉。”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爪爪,不自然的伸了伸。

    睡、睡觉就睡觉嘛,亲她干什么。

    她觉得那块毛都快燃起来了。

    斯冉没睡着,躺了一会儿,柳汲安也起来了,他一掀被子,把小猫盖住,等小猫好不容易从宽大的被子里爬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换下睡衣,穿上了西装,正在扣最上面的那颗扣子。

    他趴在床边,捏着小猫的爪子,“小家伙,你受过什么内伤?嗯?”

    一只并不普通的猫,不可能跟她一样昨天晚上被困在那个小小的猫窝里。

    柳汲安想起了当初医生开的那个“玩笑”。

    是受了伤吧?还在恢复期,所以才这么虚弱?难道这幼年的体型也是因为受伤?

    ——妖的生命周期很长,按理说这么小的小家伙,不可能独自出来的,都应该有族人的庇护。

    是了,柳汲安已经基本确定这只猫不是什么简单的宠物猫了,而且也不是开了灵智那么简单,虽然她给人的感觉跟普通的猫没什么两样——不过也正因为此,才有趣。

    斯冉这回是真没听懂他在说什么,耳朵闪动了一下,偏了偏脑袋,“喵。”

    内伤?她好得很,哪里受伤了?

    “怎么傻乎乎的?”柳汲安把她抱起来,“走吧,先去吃早餐。”

    “王姨,早上好啊。”

    王姨围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小少爷,这么早。”

    她看见了柳汲安怀里的小猫,“我说呢,怎么哪儿都找不到小羽毛,原来小少爷把她抱到楼上去了。”

    “昨天她看见一只老鼠,吓坏了,非得撒娇跟我上去睡。”

    手上被小猫挠了一爪,留下一道红痕,柳汲安面不改色。

    王姨笑他,“这哪儿能有老鼠,小少爷净知道骗人。”

    是不好意思承认吧?

    前天还不大乐意养小猫的样子,昨天就抱着小猫一起睡了。

    听上去是有点打脸。

    王姨理智的选择了不再谈论这个话题。

    柳汲安吃王姨做好的早餐,小猫在旁边屯屯喝羊奶。

    吃过早餐后,王姨在收拾屋子,柳汲安准备去公司。

    虽然今天是周日,但他约好了跟几个节目的导演开会,还是要去公司。

    柳汲安面对着大门,正在穿鞋。

    刚刚还在舔爪爪的小猫看见他要走了,大眼睛眯了眯,在距离他很远的地方就开始跑了起来,在快要撞到他的时候纵身一跃,身姿矫健,在空中掠过一道漂亮的弧线,落在他背上,又伸出爪子往上爬了一爬,顺利趴在他肩膀上。

    她很轻,在他肩膀上几乎没什么重量。

    柳汲安伸手,还没碰到她,她就一转身又跳了下去,晃着尾巴走到一边继续舔毛毛了。

    柳汲安挑眉一笑,“你这是干什么?”

    斯冉抬起头看了一眼他背后,转了转方向,背对着他舔尾巴上的毛毛,一副拒绝交谈的样子。

    谁怕老鼠了?他才怕老鼠!哼!

    柳汲安笑着摇了摇头,开门走了。

    一直到抵达公司,他把外套脱下来,挂在一旁的衣架子上,才发现他西装外套的后面,粘上了好几根猫毛,鹅黄色,软哒哒的,不用猜也知道是谁干的。

    他昨天刚说完她不会掉毛,她这是在证明其实她是会掉毛的?

    白瓷拿着文件进来的时候,也看见了那件外套,西装是黑色的,所以那几根猫毛就很明显。

    “柳总,需要我拿下去处理一下吗?”

    原来这位小少爷真的养了宠物。

    柳汲安摆了摆手,“不用了。”

    他往椅子上一靠,手交叉在一起放在腿上,“纯乐,怎么样了?”

    “这个牌子,据我所知……”

    另一边,柳元洛家,来了个面生的年轻男人。

    男人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衫,却有几分仙风道骨,不同于寻常人的气质。

    他看上去步伐有些匆忙,冷峻的脸上可见几丝急切,没有正眼看出来接他的柳元洛,直直的朝着里面走,“我师妹怎么样了?”

    他命令式的语气让柳元洛噎了一下。

    “我师妹”这个称呼,也让他感到不太舒服,那是他的亲女儿,怎么到这个人嘴里,仿佛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但想到这个年轻人的身份,柳元洛又不敢表露出半分的不敬。

    柳归云其实不是被送去了寺庙,她一出生就被断言跟寻常人不一样,是有根骨的可修道之人,但因为她不会使用自己体内天赐的这股力量,所以幼时孱弱。

    后来柳元洛经过多方打听,才找上了三大宗派之一的意凝派,把她送入意凝派,让她拜师学艺。

    于是柳归云在意凝派跟着师父学习灵术、道法,修行了十几年,一直到十八岁才下山回家。

    而来的这个年轻人,就是柳归云的大师兄,吴长山。

    一般人不知道这些修道之人的存在,柳元洛也是托了柳归云的福,才能挨上边。

    ——因为某些硬性规定,拜入宗派的弟子,需得斩断尘缘,在他们入门那一刻起,他们就会渐渐消失在亲人的记忆中,从此见面也不相识。

    也就是柳归云特殊一些,才没有跟亲人彻底断了关系。

    修道人于普通人来说,即使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但也像是两个世界的人,没什么交集。

    对于这些人,因为不了解,太神秘,所以柳元洛对他们是有些敬畏的。

    “她一直喊胸口痛,一到晚上就吐血。”

    吴长山的眉头皱在了一起,等迈入柳归云的房间后,嗅到那股浓烈的血腥味,脸色更是阴沉,他快步走到柳归云的床前,握住她的手臂,在她手腕上按了三下。

    “反噬?你做了什么?”

    柳归云已经痛的听不见任何东西了,这一天一夜几乎要了她半条命,继续痛下去她怕她会忍不住自裁。

    她勉强认出了来人,“师兄……救、救我。”

    少女长发披散,脸上满是冷汗,沾湿了发丝,面色苍白,下唇几乎被她咬破。

    吴长山有些不忍心看见她这样子,伸手在她颈部按了一下,她闭上眼晕了过去。

    “她做了什么?”吴长山看见柳元洛躲躲闪闪的神色就知道他知情,冷脸道,“这时候还不说,你想害死她吗?”

    柳元洛无法,只好把手表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柳归云做的事情,吴长山叹了口气。

    小师妹心性不定,容易受人撺掇做下这些事情,也不赖她,只是这事如果给另外两个宗派的人知道怕是不好。

    自从修道者慢慢出现后,上头成立了一个特殊的部门,招揽他们几个宗派的人为上面做事情。

    对外是专门解决这个世界一切不同寻常的事情,但其实是为了约束他们。

    三大宗派的人一直势同水火,在其中互相牵制,这件事情若是被其他两个宗派的人知道了,定要借此攻讦他们意凝派。

    看来,要先让师父帮忙遮掩一下了。

    吴长山眯了眯眼,看了眼房间的方向。

    别说他小师妹是这一代弟子中少有的天赋异禀之人,就说她施加在手表上的邪气——怨和哀,都是最难缠的两种邪气,它们能被人的负面情绪滋养,变得越来越强壮,让近身之人越来越倒霉、诸事不顺,十分难对付。

    据他所知,驻守在简城的元家人,可没这么厉害的人物。

    “带我见手表的主人。”

    他倒要看看谁有这么大本事,用极为霸道的方法把难办的邪气消除了不说,让小师妹被反噬,还在她身上反加了灵术。

    ——一般的反噬可不会让她遭受到嗜心之痛。

 

史上最强小奶猫: 9.九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