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史上最强小奶猫 > 5.五
史上最强小奶猫  作者:溪果
    斯冉小奶猫是个软妹,脾气很好,气来得快去的也快。

    在柳汲安帮她把一系列用具从阳台收进来,在大的有些空的客厅给她划了个地盘出来放下东西,又毫不嫌弃的帮她铲完屎之后,斯冉已经不气了,仿佛忘记了刚刚的事情。

    柳汲安一回头就看见小猫蹲在自己身后,蹲的姿势标准乖巧,小脑袋偏了偏,耳朵竖的直直的,看上去很机灵,绿色的大眼睛跟他对视。

    他伸手把小猫捞了起来。

    他穿的是一件灰色的连帽卫衣,从镜子里看见自己衣服后面的帽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勾了勾唇角。

    柳汲安住的二十层,除了他还有两户人家。

    他出门的时候,恰好斜对门的门也打开了,看上去三岁左右的小男孩牵着他妈妈的手,一下子就看见了对面那个凶凶的叔叔。

    要是平常,他肯定看都不敢看他一眼就低下头,握紧妈妈的手走开了,但今天,他抬头盯着柳汲安,眼睛都不眨一下,小嘴微微张开,像是看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

    他妈妈注意到他的异样,低头看他,“小煦怎么了?”

    小煦伸出胖胖的小手,小心翼翼的指了指柳汲安——后面的帽子,“妈妈,那里有只小猫咪。”

    他们就走在柳汲安后面,距离他不远。

    吴浓语听见儿子的话,抬头看过去——柳汲安很高,不仅小煦小朋友要抬头看才能看到他的帽子,堪堪一米六的吴浓语也要抬头。

    果然,柳汲安的帽子里像是坠了个重物,还是会动的重物,时不时能看见从他帽口冒出来的耳朵尖尖,毛茸茸的。

    斯冉被柳汲安丢进了他卫衣的帽子里,帽子是软的,随着他的走动起伏晃荡,其实是有些不舒服的。

    她努力站起来,但帽子太软了不能着力,就左歪右倒的,她干脆伸出爪子扒拉住帽子的边缘,努力的探出头来,恰好跟后面一大一小对上了视线。

    小朋友张大了嘴,轻轻的哇了一声,声音小小的,“妈妈,好可爱的小猫咪。”

    小猫咪脑袋上的毛有些乱糟糟的,但看上去却十分柔软,绿色的大眼睛仿佛有神,亮晶晶的,盯着他们的时候好像还有些好奇。

    吴浓语也是喜欢小动物的人,笑着摸了下儿子的脑袋,“跟小猫猫打声招呼。”

    小煦小幅度的挥了挥手,“小猫咪你好。”

    斯冉原本想回个喵的,但想到自己不能表现的过于聪明,于是装出没懂的样子,歪了歪头。

    没几步路,他们就走到了电梯门前。

    斯冉挺喜欢这个小朋友的,故意做一些小动作逗他,但乐极生悲,她的爪爪一空,整个身子从帽子里翻出去了。

    小煦啊了一声,捂住眼睛不敢看。

    吴浓语也被吓了一跳,连忙伸出手去接。

    ——柳先生这个海拔,小猫要是掉下去了,可是要摔坏了,毕竟看上去这么小这么软。

    但她没有柳汲安快,他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样,精准的往后一伸手,就把刚从帽子里掉出来的猫咪接住了。

    斯冉也被吓得不行,毛毛都竖起来了,耳朵向后压着,惊魂未定。

    柳汲安一边顺着她的毛,一边若有所思,“看来要买个深点的帽子。”

    刚说完手背上就被猫爪不轻不重的挠了一下,红痕都没起,就是一点痒痒的感觉。

    斯冉白了他一眼。

    换你在帽子里待待试试看!!颠来颠去的很难受好不好!

    在柳汲安看来,就是小奶猫瞪大了眼睛而已。

    他不在意的笑,挠了挠她的下巴,小猫就软哒哒的趴在他怀里了。

    吴浓语看着这一幕,觉得有些惊奇。

    他们家搬来这里很久了,柳汲安是去年才搬过来的,阵仗还挺大的,这栋楼有专门的物业群,大家有事没事在里面唠嗑,用现代化的方式联系邻里感情,于是一番交流下来,都知道二十楼的柳先生是个单身男士,不好接近,脾气不好,为人有些傲气,不过也正常,人家家里似乎就不简单。

    他看上去根本不像是会养小动物的人。

    可这会儿,他又的的确确抱着一只小猫——虽然之前把猫放进帽子里的举动实在是不太靠谱,可这会儿面带笑意的给猫咪挠下巴,怎么都觉得有些崩了他原先的人设?

    “柳先生什么时候也养起了猫?”

    这么久以来,这还是吴浓语第一次尝试跟柳汲安搭话。

    柳汲安仿佛这才注意到他们两个,转眸看了看她,目光又挪到她旁边的小朋友身上,停顿了几秒,眼中神色有些悠长。

    他轻声嗯了一声,收回视线,又捏上了小猫咪的爪爪。

    反抗不了,斯冉就干脆放松,靠在他手臂上躺着,神思有些漂游。

    粉色的鼻尖微微动了一下。

    他身上是什么味道,像是某种花的味道,很淡,让她……莫名觉得有些熟悉。

    叮——

    电梯到了。

    几人迈进电梯,这个点没什么人,电梯里只有他们几个。

    “这是什么品种的猫?柳先生去宠物店买的吗?”

    吴浓语问得这么详细没别的意思,就是她家小孩一直不太爱说话,好不容易今天活泼了一点,就是因为这只猫,她想着是不是家里养只小宠物会比较好。

    斯冉朝着小煦小朋友看去,对上他黑溜溜的大眼睛,轻轻喵了一声。

    这是个漂亮的小孩子,五官精致秀气。

    但是……

    斯冉眨了眨眼,耳朵动了两下。

    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

    面对小猫的“打招呼”,小煦腼腆的笑了一下,躲到了妈妈身后。

    柳汲安看了一眼怀里的猫,懒懒的掀起眼皮看向躲在吴浓语身后的孩子,薄唇开合。

    “多关心关心你家孩子,比买多少只宠物都管用。”

    他的声音清澈柔软,语调却让人觉得有几分倨傲。

    按理来说吴浓语应该生气的——她自问作为一个母亲,她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孩子关怀了,当然孩子父亲也很尽责。

    但也许是她生性温柔不爱与人起争执,也不觉得生气,想着这位柳先生大约也是好心。

    “谢谢柳先生。”

    柳汲安本来没把她的态度没放在眼里,看见自己小猫对那小孩子多了几分关注才多嘴了这么一句,但她态度出奇的好,又让他多看了她一眼。

    啧。

    小猫咪似乎有些无聊,发现他手腕上戴着的佛珠,用爪子拍那些珠子,抱着他的手腕,似乎还想上嘴啃。

    真是调皮。

    柳汲安捏着她的后颈把她挪开。

    他看了眼手上的佛珠。

    还好,没被她沾上口水。

    电梯在一楼停了下来,门开了。

    柳汲安抱着斯冉大步走出去,快走到门口的时候顿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手腕,又回头,“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找我。”

    说完,塞了个东西给小朋友,也不给吴浓语问的时间,直接走了。

    小煦摊开手心,里面是一颗佛珠。

    佛珠褐中带红,表面被打磨的极为光滑,仔细看上面似乎还有红丝纹路,逸散着一股淡淡的香气,像是草木的味道。

    小煦抬头看着妈妈,抿着嘴,大眼睛眨了眨,似乎是在问她这个东西怎么办。

    吴浓语看着他手心里的东西,一时也有些发愣。

    但以她多年的经验,这颗佛珠不是凡品,价值可以说是难以估计。

    可柳汲安为什么给这么贵重的东西给她儿子?

    需要帮助就找他?

    这句话他到底是对她说的,还是对她儿子说的?

    他们会有什么事情需要找他帮忙,这个佛珠又是什么意思?

    她想着,忽然觉得背后一阵凉意。

    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思考。

    “喂,老公,我们在……”

    她没发现,她点明电话那头的人的身份的时候,小煦突然抖了一下,低头看了眼手心里的佛珠,默默的把它握紧了。

    这边,斯冉用爪子把他手上的佛珠拍来拍去,好奇的用肉垫一个个的按过去。

    她感觉这串佛珠上有很舒服的气息,她刚刚看得很清楚,柳汲安给出去的是一颗佛珠,可这串佛珠似乎一个也没少,一点空隙都没多出来,那颗佛珠他从哪里变出来的?

    柳汲安制止不了,干脆就放平左手手臂,任她趴在上面,伸长了爪子好奇的扒拉自己手腕上的佛珠。

    算了,左右她也弄不坏。

    而且她能这么安然的玩这串佛珠,想来也不是被什么脏东西附身了,看来天生就是这么聪明,说不定在他身边待久了还能生出灵智。

    他摸了摸下巴,露出一个笑来。

    生出灵智?

    似乎……很有意思的样子。

    他没让司机过来,打算自己开车过去,在停车场找到自己的车位,打开车门,直接把小猫丢到了副驾驶座。

    养猫的人都知道,讲究一点的,带猫出门都会带猫包或者牵引绳一起,不然小猫溜不见了,就不知道上哪里去哭了。

    柳汲安当然也看到了那个包包,但他没想到那是装猫的,还以为是王姨拿来买菜装东西的包,所以直接抱着猫就出来了。

    也幸好,虽然这个主人不是什么正常主人,但猫也不是什么普通的猫,所以不存在什么乱跑。

    昨天斯冉坐的也是这辆车,那时候在后座,还被外套裹着,因为面对陌生人,又坐上了这个看上去很吓人的铁家伙,她有些害怕,所以显得很安静很乖,今天就不一样了。

    她不满足于安安分分的坐在座位上了,车驶出去后,她就两只前爪放在车门把手上面,后脚放在座椅上,脖子伸的长长的,去瞧外面的景色。

    柳汲安朝着旁边觑了一眼,看见前面一个红灯亮起,车子距离红灯还有一段距离,原本慢慢停下来也是可以的,可他偏偏猛地一踩刹车,正看得起劲的小猫一个不察,整只猫朝前面栽去。

    眼看着小猫几乎成了个团,从座椅上滚到了座椅前面,毛都滚乱了,晕乎乎的坐在那儿坐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但她不知道是某个开车的男人居心叵测让她摔了的,只以为这是一个“意外事故”,于是好脾气的站了起来,抖了抖身子,又甩了甩脑袋,把刚刚沾上的灰尘甩开。

    她后腿一用力,灵活的就又跳到了座位上,这回她不敢两腿站在座位上了,而是蹲在座椅上,仰着下巴,瞅着车窗外面。

    柳汲安趁着停车的时间,伸手揉了一把她毛茸茸的脑袋,又一捞,把她捞了起来,放在自己肩膀上,拍了拍她的小爪子,“站好了,这样看才看的更清楚。”

    但是这样不是更容易摔吗?

    斯冉看了看前面,这回她要是摔,可能就直接飞到他前面那个平台上面了!

    她想跳下去,偏偏这个人又不让,她就干脆趴了下来。

    好在她还小,柳汲安的肩膀也比较宽,她趴着位置刚刚好。

    她脑袋朝着车窗,尾巴在柳汲安的脖子旁边,无意识的甩来甩去。

    从镜子里只能看见小猫的侧脸,透绿色的猫瞳仿佛盛着灿烂的光,清澈明亮,上眼皮似乎有点点白色的眼睫毛。

    她看得很认真。

    柳汲安看了眼,最终还是没有把她的尾巴挪开。

 

史上最强小奶猫: 5.五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