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都市小说 > 师兄们总想和我争天下首富 > 37.别枝惊鹊(七)
    别枝惊鹊(七)

    在场的人中除了西门吹雪之外,也不乏有其他的用剑高手。他们久久的沉浸在叶倾阁忽然在酒醉的状态下使出的这一招,只觉得这一招恍若神迹,绝不像是寻常人间可以见到的。

    陆小凤有几分啧啧称奇,他就不明白了,那看着纤细无比的长剑到底是如何在这青石砖修就的地面上划出那道深深的痕迹?

    ——莫非是薛家庄当日修建的时候偷工减料?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陆小凤只能摸了摸自己的小胡须,然后将诡异的目光投向了薛衣人父子。

    薛衣人的儿子不知道为何将自己的脑回路和陆小凤调整到了一个频道上。他望向陆小凤望着自家屋子越发诡异的目光,当即就有些不忿的辩驳道:“我们家这地砖可是结实着呢,当日里是一两银子一块儿修的,那工匠可说了用上百年都不妨事的!”

    自己暗自在心中腹诽是一回事,被人当面戳破却又是另一回事了。陆小凤就是脸皮再厚,此刻也不还是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他低头咳嗽了一声想要掩饰自己。可是偏生就有人不放过他,花满楼难得见到陆小凤有这样出丑的时刻,他轻笑了一声,而后一本正经的说道:“薛公子说的没错,这地砖乃是我花家出品,绝对不可能以次充好。”

    陆小凤:你怎么肥四?你以前很宠我的QAQ

    打断陆小凤和花满楼的谈话,或者说是将陆小凤从尴尬的境地中解救出来的是薛衣人的一声有些颤抖着的“此乃真神迹也!”

    这位长者定定的望向了叶倾阁的方向,目不转睛地盯着叶倾阁手中的剑。他生平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剑招,可是却在某一个瞬间,就是借着这样的剑招,他依稀触摸到了另一重境界的边缘。

    因为见到了这种近乎不存在于凡尘俗世之中的剑法,所以薛衣人只觉得长久以来的在自己身上的某种禁锢恍然之间松动了。曾经他看见剑,便是只看见剑,他看见的是刀光剑影、是冷铁与热血。可是现在,在这个年轻人的剑中,他看到了西湖的风月,看到了这世间万千的景色,她的剑招浩瀚,却就仿佛本应如此。

    和曾经的自己比起来,薛衣人清楚的知道这又是另一种境界,而在此之前他根本就触摸不到这一重境界。他有些激动的望向叶倾阁,似乎想要和叶倾阁再进行一下关于他的剑招的探讨,可是就在众人顺着薛衣人的激动的目光望向叶倾阁的时候,便见那个小姑娘痴痴的笑了一声,在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听扑通一声,叶倾阁就这般倒在了地上。

    她直挺挺的向着面前的青砖倒去,若是没有人扶着很,能想象这一张漂亮的脸会变成什么样的模样。而就在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见一孤城的身影闪过,下一刻便将这个踉踉跄跄的小姑娘拢入了怀中。

    怀里的人并不柔软,因为醉酒的人身体都会有几分僵硬,而在方才众人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叶倾阁真的喝了不少。刚才看起来还是十分正经的人,这会儿却完全显露出了几分小孩子心性——的确,若不是小孩子,谁又能这样醉酒贪杯呢?

    众人一阵手手忙脚乱,这一会儿看见叶倾阁的这种醉态,薛衣人的脸上却也都浮现出了几分无奈。薛衣人一向是十分严肃的,但是在遇见叶倾阁的时候也生出了几分无可奈何。他干咳了一声。却猛然想起叶倾阁到底是个姑娘,这般被叶孤城抱在怀中,似乎很是不合适。

    平常他自然无从对别人的动作多家置喙,只是如今在他薛家庄中,他也总不好看到他的小友这般被人平平占了便宜。虽然叶孤城君子端方,但是此刻他这边大大咧咧的将小女孩揽入怀中,到底有几分不合适。

    一向十分严肃的薛衣人在看向叶孤城的目光之中也带上了几分不赞同,不过到底没有针对这件事情都说什么,他只是轻咳了了一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而后开口说道:“既然叶家小友喝醉了,那不若便在薛家庄中歇着吧。”

    薛家庄虽然不常待客,可是却也客房充足,此时此刻叶倾阁醉倒,众人也的确找不到除了在此留宿之外其他更好的方法了。而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在叶倾阁醉酒留宿薛家庄之后,其他的几人也都陆陆续续的留在了此处。虽然借口不一,可是那灼灼的盯着叶孤城的目光却还是让薛衣人读懂了几分其中的况味。

    方才他还如同防贼一般防范着叶孤城,这一会儿看着他被叶倾阁的亲友围剿,薛衣人却有几分同情这个小伙子了。毕竟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可是眼下他要求这个小姑娘,恐怕却要迈过她亲友设下的层层关卡,说是过五关斩六将恐怕也不为过——总之,且有得磨。

    怀揣着某种对叶孤城微妙的同情,薛衣人这种严肃的老先生难得的使了个小坏心眼,将叶孤城安排在了叶倾阁的房间隔壁。他端的一脸正色,平素又从来都是严肃正经的模样,一时之间便没有人怀疑他的刻意。

    虽然安排妥当了房间众人便要带着叶倾阁前往,然而此时此刻叶倾阁醉得一塌糊涂,根本就不可能自己走到房间之中,而在场众人之中有几位是她同门师兄——且不说和她深有渊源的西门吹雪,便是与叶倾阁一道长大的宫九来抱叶倾阁都比叶孤城更多几分名正言顺。

    可是这人偏生就像是读不懂众人的暗示,硬是就这样径自抱着叶倾阁直接往薛家庄的客房而去。

    薛家庄的客房装饰的并不十分华贵,不过胜在干净整洁。此前薛衣人已经派人整理过,换上了干净的被褥。房间之中散发着被子被阳光晒后的暖暖的味道,撩拨着醉酒之人的神经。

    叶孤城刚将叶倾阁放在榻上,她便如同一只小猫一样在柔软的被褥之间磨蹭了起来,哼哼唧唧的扯开了自己脖颈上的两颗口子,叶倾阁顺手抽下了自己的发冠,转而用白皙柔嫩的小脸贴着被褥一通磨蹭,最终团成了一个小球球团在了墙角角里。

    简直未曾预料到这姑娘的睡相会如此糟糕,一直就连睡姿都保持着某种标准的叶孤城微微的皱了皱眉,不过面上却更显出了几分无奈的神色。

    他往叶倾阁的方向走了两步,半晌之后才缓缓伸出手去,将墙角团成一团的小姑娘挖了出来舒展了四肢,而后将人塞进了被子中。

    叶倾阁的身上有着些微的酒气和汗水的味道,不过那一丝汗味之中却带上了些许奶香,倒是并不难闻。叶孤城的嗅觉十分敏感,自然敏锐地捕捉到了那一丝一缕细细的奶香气。、

    其实他往常就注意到了,这小姑娘就宛若没有断奶一般,每日清早还保持着喝一碗羊乳或者牛乳的习惯。因为也不知叶倾阁听谁说的喝这些奶制品便会长高高,每日喝一碗奶,这是叶倾阁对于自己的身高的最后的那么一丝挣扎。

    想到这里,叶孤城瞥了一眼床下那厚厚的鞋底的皂靴,心中不如失笑。大安的女子都是中原血统,和叶倾阁这个有些外族血脉的姑娘比起来个头上倒是要矮上几分。不过为了自己“高大伟岸”的形象,叶倾阁还是会穿着特地打造的靴子行动。

    那靴子乍一看平平无奇,可是实际上鞋底却是垫高了些许。因为经过特殊的处理,所以哪怕定高了足有一拳的高度,但是叶倾阁平日站在上面却也稳稳当当。而穿上了这双靴子,当真就显得她十分高挑,已然可以比拟大安寻常男子的身量了。只不过在叶孤城和叶倾阁的几位师兄面前,叶倾阁还是显得有几分瘦弱娇小。

    只是叶孤城记的这姑娘平日里是十分爱干净的,此时她醉酒,自然不可能自己洗漱。而他将她抱到这里就已经算是逾距,叶孤城自然不可能再做出其他的多余举动。

    正在为难之际,忽然听见外面房门被轻轻叩响。叶孤城示意来人进来,便见两个捧着各色洗漱用具的丫鬟身后跟着两个抬着浴桶的粗壮的婆子一同走了进来。几人没有说话,叶孤城便已心下了然。

    ——薛衣人和叶倾阁经过了一番缠斗,自然能够体会出叶倾阁呼吸吐纳和内力运转之中与寻常男子的不同。因此,像是薛衣人这样的江湖名宿识破叶倾阁的这小小伪装简直易如反掌。而如今,薛家庄的庄主做了这样的安排,想来就是照顾到了叶倾阁的女子身份。

    如此一来,倒是叫叶孤城松了一口气。

    看了一眼小姑娘软乎乎的睡脸,叶孤城的视线略微在叶倾阁的脸上停留片刻。不多时候,他便冲着几位丫鬟婆子点了点头,转而转身走了出去。没有人注意的是,叶孤城微微搓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似乎是在抑制某种想要揉捏什么东西的冲动。

 

师兄们总想和我争天下首富: 37.别枝惊鹊(七)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