赔了夫人又折兵?

    墨戎翻了个白眼,并不想理会这个总喜欢瞎摆弄俗语词汇的小剑灵,淡漠地看了一眼嚣张叉腰、一点大小姐的矜持都没有的戚言,毫无留恋地转身就走。

    不过是一场闹剧,没必要多计较。墨戎迎着光走出正门,与沈雁擦肩而过,并没有在意她欲言又止的神情。

    左不过是几句不痛不痒的安慰,像是哄骗小孩子一样,怜悯同情再加上一点鼓励。墨戎从没有对这个青梅竹马的不知来历的小姑娘动过心,他知道她没有恶意,奈何他的心里淡漠到极致,兴不起一点多余的感情。

    因为一切都是那么虚无缥缈,无趣极了。

    然而,生活只会难上加难,自从唤醒了这个聒噪的小剑灵,他只觉得无时无刻不在锻炼心态。

    “咦,你要去哪?被我说中心事想要找个湖边黯然神伤吗?”小剑灵得寸进尺,揪着这点不放了,“不行不行,你要是一个想不开跳湖了怎么办?我还没化形,捞不了你呀。”

    墨戎额角青筋凸出了个“井”字形,不行,接话只会让他更来劲,冷漠处理最好。

    “啊!难不成你要带着我一起跳湖?那可不行!我要是天资愚钝,千百年才能化形,岂不是要跟水草和水鬼共处千百年?”小剑灵喋喋不休。

    “哎不对,说不定沧海桑田,湖干了,我就出来了,然后被一位仙长捡到,从此什么灵石法宝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小剑灵顺着莫须有的假设,做起了白日梦,墨戎听着,只觉得他口水都要从剑鞘里流出来了。

    还是回炉重造比较好吧。墨戎叹息。

    “咦,这把剑……?”忽然,一道清越的女声传来,墨戎脚步一顿,握住剑柄,剑刃微微出鞘,溢出一丝寒意。

    他不动声色地环视四周,然而四下无人,一片静谧,只听得见叶落的声音。

    “前辈何人,不妨出面一叙。”

    ——————

    墨戎一言不发地离去,只留下一个淡漠的眼神,然而,其中“蕴含”着的龙傲天的威势,足以让戚言想象出自己的千万种死法。——当然,在旁人眼里,这只不过是一个无所谓的白眼。

    戚言站在原地,总觉得那一眼里蕴含着一句耳熟能详的台词,标准霸总言情小说里的那句:很好,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不!你应该记住的是一个实力高强,不费吹灰之力将你打倒的修真界传说!而不是惨叫锤人、前所未见的沙雕!

    现在回档重来还来得及吗?

    “小姐,你没事吧?”秀儿小心翼翼地瞧着她呆滞的神色,试探道。

    “秀儿,你说,我方才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吗?”戚言绝望地抓住了一根脆弱的稻草。

    “那是自然!小姐的英勇身姿,令人永世难忘!”秀儿想都没想,无脑瞎吹。

    “啪嗒”稻草断了。好的,我明白了,不就是个令人永世难忘的沙雕吗?多大点事。

    笑着活下去.jpg

    然而,众所周知,在你心灰意冷,只想挖着坑把自己埋起来的时候,总会有那么一个人,若无其事地、笑眯眯地、递给你一把铲子。

    戚长老踱步到戚言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赞许地点了点头:“真不愧是我戚家的子弟,天资过人之余,不失幽默风趣。老夫回去跟人聊起来,也算是有个谈资了。”

    “啪”戚言只觉得心口中了一箭,戚长老浑厚的嗓音在她耳边回响:也算是有个谈资了,谈资了,资了,了。

    做人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jpg

    ——————

    “哎你听说了没?墨家的那个废物,被退婚了。”

    “墨家的?难不成是那个墨戎?”

    “没错,除了他还有谁?据说戚家来人退婚时他死皮赖脸,还被人家大小姐打了一顿。”

    “真的假的?什么时候的事?”

    “就刚刚啊,我听墨家二少爷说的。”

    ……

    戚言走出墨家,入耳便是这些闲言碎语的议论,不禁皱了皱眉。

    这才刚刚发生没多久的事,怎么就传开来了?还添油加醋,“死皮赖脸”这样的词,怎么能用在墨戎身上,太贬低人的风度了吧?

    咳咳,想什么呢,我才没有帮墨戎说话的意思,我就是……单纯地赞叹一下墨戎的颜值,嗯没错,爱美之心人人皆有,我这不过就是恰好眼不瞎耳不聋,顺便再加上有点良心。

    戚言简单粗暴地说服了自己,随后直截了当地走到了那几个嘴碎的路人面前,先是清了清嗓子,用居高临下的气势压倒他们,随后,在他们以为自己惹上了麻烦时,沉着脸道:“你们在胡说什么呢?”

    几个路人本就是游手好闲没什么本事,被人雇过来瞎说的,闻言暗觉不妙,这些修仙者哪是他们能惹得起的?就算是不受重视的墨戎,也不是他们能够相抗的。再说这位的气场,一看就是大家族的小姐,肯定是传闻里墨戎的那个青梅竹马沈雁大小姐!惹不起惹不起!

    于是,戚言眼睁睁地见识了什么叫做“变脸比翻书还快”。

    只见那几个路人相视一眼,原先的嘲讽不屑消散殆尽,变成了令人作呕的谄媚:“是是是,我们胡说八道,大小姐别跟我们一般计较。墨戎那废……非凡资质,戚家小姐连给他提鞋都不配,退婚算什么。”

    “……”戚言一口气憋在了嗓子里,简直想要一口火喷死这群踩雷一踩一个准的傻子。

    一脚踩在雷上的“傻子们”还自觉反应快,会说话,沾沾自喜,继续“拍马屁”:“戚家那大小姐张扬跋扈,哪比得上您一根毫毛?”

    哦,那我可真厉害。冷漠.jpg

    “很好,来,跟你们讲个鬼故事,”戚言微笑,招了招手示意他们凑近,而后,阴森森道,“我就是那个‘张扬跋扈’的戚家大小姐。”

    然后,握着横笛,在另一只手的手心上敲了两下,勾起唇角,露出了那个诡异的变态笑容。看本小姐不吓死你们!

    果然,几个路人闻言神色惊恐,被盯得心里发毛,又琢磨不透眼前这个魔头的心思,一时间面面相觑,相对无言。

    “大大大小姐饶命!”直到其中一人顶不住压力,跌坐在地上,结结巴巴地开始求饶。

    “啧。”没意思,这就吓到了?这么点胆量还敢出来造谣?真是丢人,技术太不过关了。

    戚言摇了摇头,正打算转身离去,却突然灵光一闪,眼前一亮。这不正是个羞辱男主的好机会吗?

    于是,戚言“邪魅一笑”:“放过你们可以,但你们要照我说的去做。”

    “听凭大小姐吩咐!您说东我们绝对不敢往西!”几人看到了希望,连忙表忠心,立刻把原先诋毁墨戎的任务抛到了脑后,求生欲极强。

    唔,戚言简单思索一番,造谣,还是要从最简单的入手,真真假假的混杂在一起。而且,墨戎那渣渣再怎么说也是未来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龙傲天男主,用力过猛容易作死翻车,一定要不着痕迹,不能让人气急败坏前来灭口。

    于是,戚言迈出了她作死生涯的第一步:“这样吧,你们就说,墨戎那个渣男脚踩两条船,我上门教训了他一顿,他被退婚后落魄出走,真是大快人心。”

    戚言说完点了点头,对自己的言辞十分满意,我所说的可有半句虚言?不过是巧妙地改了一下因果关系,顺便模糊了一下他的感情状况……好的吧其实影响还是挺大的。

    然而,快乐就完事了,想那么多干嘛!戚言忏悔了一秒钟,随后果断地把心理负担抛在了身后。

    好了,现在打也打了,婚也推了,谣也造了,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呢?按照原书的剧情,接下来会有一段和谐发展的时期,男主修炼撩妹两不误,还顺手收拾了那些诋毁他的小炮灰们,然后,就是一场命运的邂逅——男主的另一个必不可少的金手指:师尊!

    根据原书里的描述,师尊从神界而来,是个无敌美貌的大姐姐,一个眼波就能迷倒万千生灵,当然,最后毫无悬念地“吊死”在了男主这棵歪脖子树上。

    呵,渣男,就会到处撩妹,戚言一想到这里就忿忿不平,偏偏那人还对谁都爱理不理的,高冷得让人怀疑他到底行不行!

    不行,一定不能放任这个渣渣到处勾引妹子!不就是抱师尊大腿嘛,先到先得,抢走你的师尊,抢走你的机缘,看你怎么办!

    唔,不过你要是愿意成为本小姐的小弟,听凭差遣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帮你一把。戚言幻想着以后脚踩龙傲天的美好画面,笑容逐渐变态。

 

誓把龙傲天男主踩在脚下(穿书): 3.第 3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