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网游小说 > 朱门红墙 > 3.第 3 章
朱门红墙  作者:青丘一梦
    郑氏那边让备车轿,自然有人来回禀燕海云。

    来的时候燕海云正抱着猫儿玩,此时听了,愣了一下,倒也没多想,只道:“问清了是要轿子还是马车,再让外头派几个护卫、嬷嬷跟着。”

    “是。”纤云答应了,躬身退下,出去对着门口那人吩咐了一番,没一会儿回来,道:“听闻今日老赵姨娘又留了二太太说话。”

    “说话?”燕海云一挑眉,揉了揉自家心肝儿的小肉下巴,嗤笑道:“我看是吵架吧。”

    纤云抿唇忍着笑意,低头看着脚下踩着的厚厚的一张厚厚的朱红色羊毛地毯,道:“您早上没用多少,让厨房进小点过来如何?”

    “嗯……”燕海云往身后的倚枕上略靠了靠,仔细思索一下,道:“要藕粉桂花糖糕和糖蒸酥酪,再要两样旁的,你把给四姑娘备的嫁妆单子取来,只怕一会儿四姑娘便要过来了。”

    “是。”纤云笑着应了。

    且说郑氏这边梳妆打扮一番,换了玉色袄子,下系着一条玉色绫裙,外穿着大红滚边并用银线绣牡丹花的褂子,腰间系着朱红宫绦,外披着玉色妆缎并以红色丝线绣富贵牡丹的斗篷,一色的素雅华贵,大体看来虽素淡些,仔细看来却全都是最让妾室眼红的装扮。

    又盘了随云髻,没用其它华丽首饰,只在髻上斜插了一支牡丹花样的点翠发钗,带着小吉祥和两个丫头婆子出门。

    外头早已备了一辆蓝呢布马车,上印着颜国公府的徽记,虽不大起眼,但是明眼人细细看下来,便知道马车上的主人不平凡。

    另还有六个府内的护卫和六个婆子跟着,郑氏见了,对管着门上的管事娘子周娘子道:“多费心了。”

    “这都是大太太的吩咐,咱们不过是按着吩咐做事儿罢了。”周娘子笑着道,一面伸手一让,道:“二太太请上马车。”

    “嗯。”郑氏扶着小吉祥的手上了马车,小吉祥又跟着坐了上去,一行人这才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正院里燃着的是燕海云一贯喜欢的沉水香,四姑娘进来,闻着沉水香虽幽微却又十足的香甜的味道,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眸中不免带上了些许羡慕。

    沉水香本是贡品难得,旁人得了些许便可炫耀许久,但这位大嫂子房内却常焚沉水香,宫中二位也常常赏赐,每逢进贡沉水香的时节,那香料到了宫里,便马上有人送来颜国公府了。

    她垂眸看了看腕上的莹润的玉镯,这是燕海云送给她的及笄礼物,这样的好东西,她姨娘便是翻遍了房里,只怕也找不出一只来了。

    抬头见着房中慢慢的摆设珍奇,一面又有些期待,父亲眼界素来是高的,能让他夸一句不错,想来嫁妆单子是真不错,她一面想着,一面慢慢往里走,笑道:“大嫂子安。”

    “你过来啦?快进来。”燕海云抱着蜜糖笑着招手,又让她在炕上坐了,看了看她身上还略显厚重的春衣,笑道:“天儿都热了,再穿这样厚的衣裳岂不上火?”

    四姑娘也笑了,抬手摸了摸蜜糖去——蜜糖便是燕海云的小心肝,颜鸿的重点争宠对象,一只胖乎乎毛绒绒的小猫儿,蜜糖生着一身橘白相间的毛发,鼻尖儿爪垫儿都是粉嫩嫩的,确实令人喜欢。

    “是我早起觉着有些凉,便还穿了这一身。”四姑娘笑了:“她们已经将夏衣送到我房里了,一件件的精致好看,确实惹人喜欢。”

    “精致好看有什么?穿在身上舒适才是最要紧的。”燕海云笑道,又道:“这可是你在娘家过的最后一个夏天了,你的衣裳首饰他们可不得用心准备着?”

    四姑娘羞红了脸,嗔道:“嫂子!”

    “罢了罢了,是我说错话了。”燕海云摇了摇头,从一旁的多宝阁上取了帖子来递给四姑娘,笑道:“仔细瞧瞧,这可是你这辈子的私房了。”

    四姑娘推拒两下,也打开细细看了,打头的便是全套的红酸枝木家私,又有各色金银首饰并绫罗绸缎,珍珠宝石更是十盒打底,她心下满意,面上还是推拒道:“这太贵重了,万万当不得的。”

    “哪里当不得?”燕海云知道她的意思,却还是拉了她的手笑道:“咱们家的女儿,再多的东西也当得,等那头下了聘,除了必要留下的,还是要给你一块带走的,咱们家可没有贪姑爷聘礼的。”

    “这怎么好呢?还有侄子侄女们呢。”四姑娘道。

    燕海云笑了,道:“当年大妹妹她们也是这么做的,至于元儿他们自然是日后操心的,你只要看好你这一份嫁妆便是了,你及笄之时已因为父亲的病耽搁了,若是嫁妆再不厚厚的备一份可怎么好呢?”

    又悄悄儿和她笑道:“这可只是咱们给出的嫁妆,添妆的还没算上的,若算上了,只怕那头到了襄安伯,这头还没出门子呢。”

    四姑娘瞧着那嫁妆单子,可是越瞧越满意,勉强在燕海云这儿多坐了一会儿,用了些点心和一碗酥酪,便急忙告退了。

    回去赵氏屋里,赵氏正歪在炕上捂着心口歇息,四姑娘道:“姨娘可是又和二嫂子生气了?”

    “可不是吗?”提起郑氏,赵氏又生起了气来,骂道:“那个下做东西,自己生不出来,让别人生还不肯了,如今被我说了两句便有十句顶回来,如今又要回娘家去告状不成?”

    她又骂道:“大太太给说的好媳妇!”

    “姨娘!”四姑娘无奈,只能接过婢女捧着的帖子递给了赵姨娘,赵姨娘当年为了笼络住老国公的心也是实在下了大力气的,倒也识得两个字,此时打开一看,一开始是满意的,后来又冷了脸子:“当年大姑娘,如今的大姑奶奶嫁人,那嫁妆可是十里红妆!足足一百二十四抬,你这才九十六抬,哪里能比得了呢?”

    四姑娘摇摇头,她虽然心思多些,到底知道些规矩,此时道:“姨娘,大姐姐是正经嫡女,一应嫁妆都是祖母在世是定下的,我不过是个庶出,哪能有一百二十四抬呢?”

    又道:“且那三娘的嫁妆单子我悄悄儿瞧过,旁的不说,金项圈才六个,宝石珍珠才六匣,哪比这个,十二个金项圈不说,还有十盒珍珠宝石,压箱底银子也有五千两,还有京郊的庄子田地,虽说都是九十六抬,但这九十六抬可不是一样的。”

    赵氏叹了口气,道:“这我也知道,只恨我就是个妾,没给你个好出身。”

    “姨娘何必呢?”四姑娘摇了摇头,感叹道:“如今婚事都订下了,大姐姐能做一家主母当家作主,我日后也能,你何必在这儿感叹后悔呢?”

    “唉,当年你哥哥被抱到了太太房里,下人疏忽险些被滚烫的水给浇了,也是你给挡了一下,如今背后还有疤痕呢,这上头,姨娘总觉着对不住你。”赵氏拉了四姑娘的手,殷切道:“好在如今婚事已经订下了,襄安伯府也是个勋爵人家,九哥儿又得老爷子的喜欢,日后家私前程定然不差,也能稍许安心了。”

    一面说着,一面又从炕柜里拿了个小盒子出来,递给四姑娘,拍了拍她的手,道:“这里头的银子钱和首饰都是这些年姨娘零碎攒的,倒是不多,但你留着,也算一份安慰,全了咱们娘俩儿的情分。”

    “姨娘!”四姑娘眼圈一红儿,她自然知道赵姨娘攒点儿钱不容易,月例银子是不够花的,能攒下些银子钱全靠父亲补贴,前些年二哥成了家,二嫂也会私下补贴姨娘,只是后来赵姨娘和二嫂完全闹翻了,自然这份补贴也没了,又渐渐没了父亲的宠爱,攒钱只怕更困难了。

    此时也不管钱数多少,更不在和二哥攀比,依靠着赵氏哭了一场,然后眼圈儿红红地回了自己房里。

    郑氏上午出门去,下午了才回来,还带着一个穿着水红袄裙、裹着小脚妖妖娆娆的女人回来。

    原来郑氏一路出了府邸,去了颜泽在外头置的宅院,也不让人叩门,直接进去,便见自穿着打扮到品貌样子都妖娆妩媚的女人在屋里坐着,当下也冷笑了,只摆出了正方做派打压了那女人一番。

    然后又拉着女人哭诉自己做正室的种种困难,又哭诉进门多年膝下无子的艰难,最后硬是让人给打理了包裹,拉着那姓衣的外室回了府里。

    那衣氏见了郑氏便知道不好,知道这事情败落了,一面想着下一处栖身之所一面应付郑氏,不想郑氏竟然要拉着她回府里,当下就觉着不好,便要哭着说一些虽然感情深厚却自知福薄不能服侍身侧的话语,便要哭着出去。

    一旁她的贴身丫头都准备好了搀扶她,不想这时颜泽竟来了,进来见衣氏委委屈屈泪眼汪汪的样子便指着郑氏一顿训斥,最后郑氏忍无可忍掐着腰和颜泽夫妻对骂。

    然后小吉祥出来打圆场,说什么太太也是苦恼老爷膝下无子,特意出来请衣姑娘进府,又说屋子都打扫好了,以后一应份例都是上好的,只盼望着姑娘能早日给老爷开枝散叶呢。

    郑氏也并不是没脑子,当即坐下来垂泪痛苦,一面哭诉自己的种种不易,颜泽见素来骄傲明媚的妻子这般也愣了,且郑氏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也别有一番风韵,连忙哄了两句,又看看一旁的小美人儿衣氏,到有了齐人之福的庆幸喜欢。

    最后的结果就是衣氏百般不愿地被拉着回了府里,住进来郑氏让人打扫出来的房间,满心的不愿也没办法,忙乱一番之后坐在精致的屋子里,好半晌,方才苦笑着摇了摇头。

    不过是想要借着做外室捞一笔,这都什么事儿啊!

    入了府哪里必得上在外头?须知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啊!

 

朱门红墙: 3.第 3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