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选组]想开后宫岂可修  作者:木下浅葱
    夏日傍晚,一抹火红色笼罩了西边的天际,一位中年妇人将包好的红枣递到未来的手中,“请拿好。”

    未来付了钱后不再多做停留,仿佛这般撩人的落日景色也留不住她的视线。

    回到押小路时,夜色见浓,地平线逐渐吞噬最后的余晖。远远看到小雏菊附近围了些人,未来奇怪的加快脚步,往人群的间隙处望进去,隐约可见有人狼狈的被人从屋里打出来摔倒地上。

    未来眯起双眸,努力想要看清楚那人是谁。

    “……”

    半分钟后放弃。

    果然人和人之间长得实在是太像了。

    那人拭去嘴角的血迹,拾起掉落在地的刀重新站起来,用刀尖指向屋里的人,嘴里说着什么,脸上满是愤怒的表情。

    那把刀……护手上的图案好像是……

    菊池见时?

    怎么回事?他和屋里的人起争执了?里面的是谁?未来总算挤了进去,当看到屋里的情况后不禁睁大了眼。

    那个人身上的羽织以及前不久才见过的鞋子,未来一眼就判断出是芹泽鸭。

    更让她震惊的是芹泽鸭手中的那把刀。

    “老师!”菊池见时跑到未来身边,把刚才发生的事简单的告诉了她,“我本来是想让老师教我擦刀的,进来的时候发现屋子里乱七八糟的,接着就看到这个男人拿着一把黑色刀鞘的刀出来了。”

    未来环顾屋内的情况,果然跟菊池见时说的那样像是遭遇了强盗一般杂乱。

    “你这里果然有曼陀罗。”持着曼陀罗的芹泽鸭脸上是诡谲的狰狞笑容,还要说什么,猛然咬紧牙关,有些痛苦的用另一只手死死扣住额头,但下一秒钟,他又若无其事的笑了笑,仿佛那痛楚根本不曾发生过一样。

    未来皱起眉头,她能感觉到他的不正常以及刀上泄露出来的危险气息。

    “正好,就拿你来第一个祭刀。”

    芹泽鸭的眸子被捎上了些许嗜血味道,“让我来看看,这把刀是不是真的那么锋利!”

    “老师!”菊池见时见他要对手无寸铁的未来下手,连忙挺身而出挡在前面,没等未来开口阻止,两把刀已经纠缠在一块。

    虽然曼陀罗还被封印着,发挥不出本来的力量,但就算是一把普通的刀,芹泽鸭的剑术也不是闹着玩的。

    果然,不出几招就分出了胜负。

    眼看着泛着冷光的刀刃要砍在菊池见时身上,未来咂了下舌,冲上前用手一挡,只觉手臂上一阵割裂般的疼痛,鲜红色的血液汩汩流出,顷刻间染红了整只袖管。

    她咬牙忍着痛,抬起另一只手直接朝芹泽鸭面门砸去,对方竟也真的被打的后退两大步,半边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起来,嘴角甚至流出一丝血迹。

    菊池见时难以置信的看着未来小小的拳头,半晌才恍惚的想到不管怎么样未来都是个刀匠,常常需要日夜不停的捶打刀胚,力气肯定大。

    未来紧紧按住伤口,可血止不住的从指缝中溢出来。

    “老师!你受伤了!”菊池见时见伤口这么深,赶紧跑出门寻求帮助,“谁去叫医生来!拜托你们了!”

    这个时代的武士是暴力的象征,一言不合杀了你都没处申诉,所以谁都不想得罪武士,只有少部分人于心不忍,急忙跑去找医生。

    “我没事……”不知道是失血过多还是过于疼痛,未来的脸色开始泛白。

    “血!是血!!”芹泽鸭忽然张狂的大笑起来。

    菊池见时愤恨的瞪着他。

    未来没有被疼痛蒙蔽神智,很快想到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她的目光死死咬住妖刀曼陀罗,它的刀身不似刚才那般死气沉沉,现在通体散发着幽深暗光,依稀可见缠绕在上的血黑色瘴气。

    糟了,她的血把施在上面的封印解除了!

    被刀控制住身体和灵魂的人完全沦为曼陀罗的傀儡,只以战斗杀戮为乐,高举手中的刀朝两人砍去。

    “铿”的一声,半截刀身飞至不远处垂直插在地上。

    未来和菊池见时诧然看着眼前的人,这是一个三十岁左右,浪士打扮的男人。

    他扔掉断刀,拔出腰间的另一把刀和芹泽鸭重新战在一起。他的剑术不差,聪敏而扎实,但是面对曼陀罗那压倒性的力量节节败退,又或者该说从未占据过优势,一直处于下风。

    第二把刀没砍几下也作出了牺牲,男人的腹部被刺中一剑,好在伤口很浅,没有流太多的血。

    未来发现芹泽鸭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照这样下去,他很快会被曼陀吸干血液而亡。着急的在四处寻找起来,最后在桌子残骸处找到了目标的踪影,跑过去拾起它扔给救命恩人。

    对方稳稳接住,先是被它的做工惊讶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现在该做的事情。

    有了更好的武器,他的剑术也得到了更好的发挥,虽然应付起来还是有些吃力。

    男人明显感到自己的体力在下降,心知是时候分出胜负了。他握紧刀柄,指节处有些发白,大喝一声,使出全力迎击曼陀罗。

    很清脆的一个叠音,两把刀同时断裂成两半。

    摆脱了曼陀罗的控制,芹泽鸭只感觉身体一软,整个人瘫软着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未来迈着不太稳的脚步走到芹泽鸭身边蹲下,看着地上的断刀碎片,轻轻阖上眼睛,掩去一丝暗色。

    “的场老师!”

    菊池见时紧张的跑过去接住她往旁边倒去的身体。

    等未来醒来的时候,手上的伤已经包扎好,夜色正浓,那芽弯月不知什么时候悄悄挂上天空。

    “老师!你终于醒了!”菊池见时一直守在床边,见她睁开眼,总算放下了心中高悬着的大石头,差点喜极而泣,“太好了……”

    未来支撑着从床上坐起来,看了看四周,“那个人呢?”

    从菊池见时的口中得知,芹泽鸭已经被巡视的新选组队士带走,至于救了他们的那个人,只留下“木户孝允”这个名字便离开了。

    未来没有花太久就想起了他是谁,比起木户孝允,他的本名桂小五郎更被人熟悉。

    “老师,你受着伤,天色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菊池见时的告别拉回了未来的思绪,她淡淡的应了声,目送他出去。

    ……

    暑季的天空似一块透明的蓝色玻璃,又像被水晕开的蓝色,极浅极淡。这个时间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院子里的花草蔫了一般耸拉着脑袋,吃力的呼吸着灼热的空气。

    未来怔怔地盯着桌子上那套衣服,这不是普通的和服,而是一种衣袖上印有白色山形图案的浅葱色羽织。

    它是新选组的队服。

    “啊啦,总觉得这里的摆设和以前不一样了啊,是错觉吗?”冲田总司大大咧咧的将屋子上上下下打量一遍,乍看之下没什么大改变,但是仔细观察能发现许多不同之处。

    盆景换了,从吊兰换成了秋海棠;桌椅换了,材料从榆木变成红木;屏风也换了,原来上面是梅兰竹菊的图案,现在画得是人形草纸。

    “不是错觉,托你们局长的福。”

    “局长?”现在的新选组是由芹泽鸭,新见锦和近藤勇三位局长共同管理的,冲田总司不知道她指的是哪一位。

    未来也想到了这层,补充着说,“是芹泽鸭。”好在有菊池见时帮忙,不然短短几天她才没这么大的本事把这里整修好。

    想起那晚芹泽鸭对她的态度,冲田总司轻轻锁起了眉头,声音一沉,“发生什么事了吗?”

    原本未来还在奇怪他居然不知道,转念一想那天来接走芹泽鸭的应该是芹泽鸭一派的人,肯定会捂着这件事,让他它成为永远的秘密。

    未来可咽不下这口气,故意阴阳怪气的说,“还能发生什么事,屋子被砸,曼陀罗和紫罗兰同归于尽,我也受伤了。”

    比起前面,冲田总司更在意后半句话,“你受伤了?”

    未来没有丝毫隐瞒,抬了抬胳膊,“被砍了一刀。”

    冲田总司的视线停留在她的手臂上,右手手肘处看起来有些臃肿,应该是缠着厚厚的纱布,想伸手去触碰,却想起她不喜欢被人碰,只能打消这个念头,“对不起……”

    “又不是你砍的我,你不用向往我道歉。还有,你这是什么意思?”未来用手指在桌面敲了敲,示意他注意桌上的羽织。

    “当然是换装了。”

    冲田总司见她脸上没有任何痛色,猜测只是皮肉伤,也就顺势被转移注意力。

    “换装?”

    “未来酱要去我们屯所不是吗?全是臭男人的地方未来酱穿一身女装不太妥,不过放心,借这身队服的人身材和你差不多,你应该穿得下。”

    未来总觉得他醉翁之意不在酒,但现在的新选组还不是近藤派的天下,以防变故,便默认了换装的要求。

 

[新选组]想开后宫岂可修: 5.第五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