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网游小说 > 她说她是我夫人 > 5.第五章 我叫阿夕
她说她是我夫人  作者:植亭
    盛京城中,东西南北两条宽阔的主干道使得整座城池纵横分明,其中坊市众多,星罗棋布,极为规整。

    马车辘辘地行着,足足走了两柱香的时间,才到达了目的地,停了下来。

    这里已是内城,多为皇亲国戚和朝廷要臣或是世家大族家宅所在地。

    一路上虽然时间不算短,但阿夕和颜朝姐妹两个相谈甚是融洽,倒也并不觉得难捱。

    车帘外传来盛承宣温和的声音,打断了姐妹俩继续想要说下去的欲望。

    “夫人,到了。”

    颜朝扬声应了一声,握住阿夕的手眼神深深落在她身上。

    “阿夕,记住姐姐同你说过的话了吗?”

    阿夕想起刚刚她的话,眼睛眨了眨,点头“嗯”了一声。

    赶车的车夫搬来脚凳,颜朝率先下了马车,再把看上去身体有些娇弱的妹妹扶了下来。

    阿夕双脚一落地,便不由抬起了眸子,虽然做足了心理准备,但还是一眼被眼前的场景攫住了视线。

    一座威严堂皇的府邸坐落在眼前,朱红色大门暗沉古朴,牌匾上四字“长公主府”笔走银钩挟万钧之势,气势磅礴。

    长公主……

    阿夕红润的嘴唇微微张开,神色怔怔。

    长公主,那不就是圣上的姐妹吗?这里,真的会是她的家吗?

    阿夕心底不由生出了一丝极为不真实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样的生活离她太过于遥远。她的生活,本来应该是……

    是……什么样的呢?

    脑中不合时宜地闪过一些画面,漆黑一片到慢慢有了些光亮,却还隐隐约约的看不清楚,有什么东西大堆地堆积在一起,软瘫着,又有什么带着颜色的液体缓缓淌下,汇成了一股河水一样的浓稠……

    阿夕感到自己的头脑中有一丝细微的刺痛。

    颜朝从后面过来,上前牵起她的手,唇边带笑:“发什么愣呢,跟姐姐进去吧?”

    阿夕这才回过神来,愣愣由她领着,踏入了这座堂皇的府邸。

    府中自然也是一番天地,近些年来圣上出于愧疚,有什么好东西都不忘给长公主府送来一份,是以府上自然不会寒酸。只是阿夕被方才脑中突然出现的画面,分不出一点心神去关注那些修葺的极为美观的花花草草。

    颜朝一路领着她熟门熟路的进了公冶仪居住的长怀院,盛承宣跟在姐妹俩身后,也一道跟着进来了,三人在廊下正巧遇到了正端着药碗的孟嬷嬷。

    孟嬷嬷也是长公主府身边的老人了,同秦嬷嬷一道服侍公冶仪已有多年,只是比不得秦嬷嬷同公冶仪亲近。平日里有嘴碎的小毛病,颜朝有些看不上她的行为,出嫁前同她的关系一直不冷不热。

    她瞧见三人,停住了步子,面上讶色一闪而过,却很快摆上笑脸打了声招呼。

    “郡主,郡马爷。”

    颜朝随意应了一声,问道:“往日不是秦嬷嬷负责给母亲熬药这些事的,今日怎么是嬷嬷你?”

    孟嬷嬷面上带笑,躬身道:“郡主记得不错。不过方才圣上微服来探访长公主的病情,现下秦嬷嬷正在主屋那边侍候着呢。”

    “圣上来了?”

    今日她可是要让母亲见一见阿夕,落实她的身份的,如今圣上竟然也赶在这个时候来了,真不知该说是巧还是不巧?

    颜朝闻言微微一惊,同身侧的盛承宣稍微交换了个眼神。

    盛承宣几乎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略一思考,朝她微不可见的先摇了摇头,再点了点头。

    两人情意互通,见他如此,颜朝也立时做下了决定。

    “我来是有些事情要和母亲说,药碗给我,我端过去吧。”颜朝朝孟嬷嬷说。

    “这……”

    孟嬷嬷下意识的看了旁边的阿夕一眼,又观颜朝因为自己的迟疑面色有些不虞,这才陪着笑脸把药碗端过去。

    “劳烦郡主了。”

    “嗯。”

    颜朝不欲与她多言,见盛承宣替她接过碗,带着两人步子不停的朝着主屋那边去了。

    留下孟嬷嬷面上带着有些愣怔的神色。

    那位姑娘的一双眼睛,总觉得有些熟悉,像是在哪儿见过。

    长怀院主屋,一如昨日那般满室药香。秦嬷嬷候在一旁,低眉敛目神情温顺。

    一身锦衣暗纹常服的中年男人坐在床边,他的面容有些端方温和,五官依稀能辨认出年轻时的俊秀,通身气度不凡。

    公冶仪今日未卧在床中,而是斜斜地靠在窗边的一张美人榻上,眉眼间有些倦色。

    “圣上怎么来了?”

    公冶修望着妹妹依旧明艳的脸上肉眼可见的病容,微微叹了口气。

    “朕听说太医院院正说你近日身子不太好,过来看看你。”

    自从颜正卿死后,阿仪未再唤过他一声兄长。他自觉心中对妹夫有愧,更对这个一母同胞的妹妹愧疚,所以平日里总是尽可能的补偿她,奈何兄妹关系却并不是那些俗物能弥补得了的。

    “裴院正未免也太小题大做了些,圣上国事繁忙,我却只是风寒而已,哪里需要惊动圣上?”

    公冶仪面上勾起一抹冷笑,即使难掩病色,却仍旧风华不减。

    “阿仪,你是否还在怪我当初同意颜正卿自请大将军一职?”公冶修不再自称“朕”。

    “故人已逝,现在再谈论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吗?”公冶仪听见已故夫君的名字,冷冷地打断他的话。

    “好好好。”公冶修连忙应着,“我们不谈论他,你还记得夕儿吗?当年之事事发突然,我私下也一直派出人在找她,近日似乎有了些眉目,若是真的找到她了,你如今尚在病中,如何能照顾的了她?”

    公冶修不是在敷衍她,他手底下的人确实查到了点东西,虽未明确颜夕是否还活在人世,但是此刻他也需得以这一个借口拖出妹妹。

    “夕儿?”公冶仪面色动容,口中低喃了一声,似乎沉浸在了自己的情绪之中。

    她那般乖巧可爱,酷似她父亲的女儿,真的还找的回来吗?

    “郡主?郡马爷?”门外传来总管太监常福的声音,打断了屋中兄妹两人的谈话。

    颜朝的声音紧接着响了起来:“常总管,我知道圣上也在里面,不过现在,我有些急事要找单独找母亲聊聊。”

    公冶仪稍稍回了回神,朝门外扬声淡淡道:“常总管,叫朝儿和盛承宣进来吧。”

    比起面对这个让自己心绪复杂的兄长,她还是更愿意面对自己的女儿。

    见她不愿再谈下去,公冶修只好叹息一声,从座位中站了起来。

    “总之,你还是要先好好将养着身子,一有夕儿的消息,我会派人通知你的。”

    常福将门打开,门外颜朝三人站立在那儿,朝他低头见礼。阿夕原本还未意识到这些礼数,被颜朝扯了一下衣摆才反应了过来。

    公冶修看着疼爱的侄女,有心想开口叮嘱她多关照一下自己母亲的身体,目光却不经意间被那道白色的身影吸引了过去。

    阿夕恰好在这时抬头,一双明眸含着懵懂的好奇之色看向屋内,袖下一双手已经攥的微微发了汗。

    姐姐说,母亲就在里面。

    公冶修却骤然顿住步子,面色微变,看向一旁的颜朝。

    “朝儿,这是?”

    颜朝起初见他要走,还稍稍松了一口气,谁知他竟然主动开口问起了阿夕的身份,她的心骤然提了一下,眼神一转俏皮道。

    “皇舅,她的身份暂且保密,等我见过母亲之后再同你说。”

    “哦?”公冶修眼神仍是落在阿夕身上没有移开半分,眉心紧皱,颜朝见状给盛承宣使了一个眼色,盛承宣微不可见的苦笑了一下,上前道:“圣上,臣正巧有些事情想要请教您,咱们移步书房吧。”

    公冶修这才收回探寻的目光,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看向盛承宣和颜朝的眼神格外意味深长。

    也罢,自己先不走,暂且等一会,看这夫妻俩在搞些什么苗头。

    待他们走远之后,颜朝领着阿夕进了主屋内。

    阿夕闻着充盈于室的药香,想起姐姐说过母亲因为过于思虑已逝的父亲,放任自己病情于不顾的事,微微蹙了蹙秀气的眉。

    “昨日不是才来过,今日又有何事?”

    公冶仪背对着她们淡淡出声,她斜靠在美人榻上并未回头,倒是一旁的秦嬷嬷看到阿夕露出了和公冶修一样奇怪的神情。

    颜朝朗声道:“今日过来,是想请母亲看一个人。”

    “何人?”公冶仪这才漫不经心的转过了头。

    颜朝往旁边移开了一点,露出了身侧的娇小的白衣人影。阿夕微微抬头,将公冶仪虽至中年却依旧风华不减的容貌记在心中。

    她,可能就是自己的母亲……

    公冶仪对上她明湛如水的眸子,脱口而出道:“正卿!”

    少女的面容正是如此熟悉,同她逝去的夫君有竟是尤为相似,尤其是那双眼睛,生在男子身上,便十足的温和似水,生在女子身上,便极其的惹人疼惜。

    大女儿肖似自己,生了双昳丽的凤目,而小女儿却肖似她夫君,一眉一眼都已镌刻在了她心中。

    她怔怔的盯着阿夕看了一会儿,心中一跳,一种亲切的感情油然袭上心头,一向淡漠的神情也再也维持不住,口中喃喃道。

    “你,你是……”

    话还未说完整,一滴透明的液体忽然砸到了手上。公冶仪顾不得去看,一双眼睛仍然舍不得离开阿夕片刻。

    见她如此,阿夕不知怎么心头一阵难过,脑中不觉闪过一些似是而非的模糊片段,一双温柔的手总是轻轻抚过她的发顶,温和的唤她夕儿。

    一声一声,渐渐与面前公冶仪的声线重合。

    阿夕上前几步,下意识的搂住了她,眼眶中蓄满了泪水,垂然欲滴。

    “我叫阿夕。”

    公冶仪听到,面上酸涩再也忍不住,眼泪簌簌落下。

 

她说她是我夫人: 5.第五章 我叫阿夕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