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穿越小说 > 农家酒女 > 第四章
农家酒女  作者:翦玥
    “宋承孝,你还有没有点良心,你们一家用着蓁丫头她娘的铺子,奴役着蓁丫头,如今她出了事,你却连个大夫都不给她请,你就这么想要她死,你就这么的迫不及待。”

    “南哥儿跟玉娘的尸骨都未寒,你就急着让她们三口团聚,小慧,却找大夫,他宋承孝心狠手辣,我这个做大奶奶的,可看不得蓁丫头就这么死了”

    气呼呼的宋大奶奶,根本就不知道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她怀里的这颗小白菜,已经一吐十几年的辛酸跟委屈。

    这下有口无心,却一开口就将宋承孝往死里拽。

    就这么证实了小丫头在这个家的极不受待见。

    前前后后恍惚了一刻钟,这会看着白总管的脸色,正气愤着这死丫头居然还敢给他寻死的宋承孝,脸上的阴狠是藏都藏不住。

    想一如既往的盛气凌人,可面对的是自己的伯娘,为了自己的名声,他不得不将语气缓和。

    “大伯娘这是说的哪里话,蓁丫头一来就撞在酒坛子上,我都···”

    “宋掌柜这是?···”

    本来,他也不想管人家的家务事,可是这下他们白府的珍藏不止是个贱丫头酿的,人还死了。

    她看着小丫头手臂都落了。

    见过无数死人的他,可以肯定。

    这丫头已经死了。

    死个丫头没什么奇怪。

    问题是,这丫头死了就没人熬酒了。

    而今年的,都在地上了,他回去该怎么交代。

    以后白府的酒没人提供不说,白府有好酒的名声不是就这么给砸了。

    献到上边的那些,要怎么办。

    白总管从小就跟着白家大爷,那浑身的气势一开,哪里是宋承孝成受得了的。

    “···白总管,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你想的那样又是怎么样!

    宋承孝自己都掰扯不圆。

    现下,他这心是七上八下的,就怕白总管想起十几年前签订的契约。

    自这白府上门来,每年都是白总管亲自来取的酒,可见白府有多喜欢自家的酒。

    而为了荷花酿跟糯米酒,白总管将两种酒的价钱提了十倍,从一百八十文直接提到一千八百文。

    近二两银子的价钱,要的是保证两种酒的质量跟独一家的供应。

    虽说白总管的这一要求苛刻了点,可是每年他们家都要大量的酒。

    一种各一千斤,每年献给他的是整整三千六百两,如今这死丫头一头撞在这荷花酿上,将整整一千斤酒给糟践了。

    而家里没有这个酒的存酒,也就是说,契约上的每年必须供应没了。

    没能按时交货···他···他要以十倍的价钱赔偿。

    一万八千两银子···这是要他的命···

    心头想到这个数字,宋承孝腿就打哆嗦。

    酒是卖了好价钱,十五年间若说毛利,他的进账光白府这一头就是五万多两。

    按理说要赔一万八千两他是赔得出来的。

    可是这十几年里,他养着他们一家。

    兄弟七个,孩子生了一堆,孩子又生了孩子,到如今子侄没娶嫁的还有十五个。

    孙字辈暂时八个。

    就这些人头,他以后还得添进去多少不说,现在已经添进去的他都已经不知道多少。

    只是,有一点很明白。

    他没有一万八千两,事实上五千两他都拿不出来,这要怎么办,他该怎么办?

    一想到要赔付的银钱,宋承孝心就突突跳,一个气不顺身子一歪就这么倒下了。

    前头女儿撞死了,后头爹给气晕了,已经想到宋承孝为何会晕的白管家冷冷一笑。

    晕了就能躲过去吗,怎么可能,眼睛一眯,看像血泊之中时眉头抖了抖。

    是良奴,良民,赎了身的,不是贱籍,不是官家罪女。

    不是进了红瓦访的女人。

    可却是前河间府的人!

    死了,就在没人知道了。

    好····

    也是不好····

    ··········

    “呵呵呵···”

    “灼蓁笑什么”

    “嘿嘿··阿姨,在笑这书里的男猪脚”

    “怎么个男猪脚让你笑成个傻大姐”

    “嘿嘿····阿姨你说,一个让小青霉给抛弃,认为天下皆负他,当他夺得天下时,小青霉几句话就让他抛弃前嫌喜穿破鞋的男人是不是猪脚,该不该笑”

    “呃····相爱的人总是要经历坎坷,相知的人总是历尽磨难,只能说作者是个三观很正的人,并没有因为曾经的误会就让有情人不得眷属”

    “····”

    这么正的三观,怕是一般人接受不了。

    “嘿嘿嘿····有情人,何谓有情人,他·妈的是贱人跟人渣,真真的双贱合璧天下无敌的存在”

    她宋灼蓁。

    躲过了末世丧尸病毒,躲过了男友反目,躲过了闺蜜迫害,也躲过了亲妈的算计。

    终究·····她还是没有躲过这死路一条。

    只是,这要她命的,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丧尸,而是给她命的人。

    暗黑的偏厦里,一道极粗的跟一道极其清浅的呼吸声交错,一阵悲凉的笑意过后是咬牙切齿。

    她就说,那死女人一下子脸色怎么就难看了起来,她就说,那死女人怎么会那么说。

    原来,她说的那句话,无意中讽刺到了她啊!

    要知道,她爸爸就是被这贱人抛弃后找的她妈,然后在这贱人回头时义无反顾的投入到这贱人的怀抱。

    为未来抛弃初恋,没人许她似锦前程又吃回头草,勾引有妇之夫,珠胎暗结,小三上位,虐待原配儿女到最后居然还要了她的命。

    一个敬业的贱人该做的,她是一样都不少!

    往事历历在目,可是现实以不同往日。

    前一刻她才听到哥哥死了的消息,后一刻一颗子弹就没入她的心脏,而后眉心一枪,喉头一枪。

    都来不及震惊,她就直挺挺的倒下。

    只是在倒下那一刻,平生就像是压缩电影,咻一下在她的脑子里炸开。

    可惜,她明白得太晚。

    “呵呵呵····”

    财帛动人心,在巨大的财富面前,不止是男友,好友,连爸妈都会动心。

    而她就是活生生的列子。

    只是,前一刻她眼里的还是她爸爸那张狠戾兴奋的脸,后一刻便成了个白胡子老头,都没看清人,又没了意识。

 

农家酒女: 第四章阅读完毕!